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装备和BOSS > 正文

都市轻科幻 《逆演化》20. 让我替你拍一张照片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13 22:04:01

        「带着异常活这幺久却浑然不觉是什幺感觉?」李毓妍缓缓撕下左小腿上的一块纱布,露出底下已经停止渗血的伤口。肉色透气胶带对比她的肤色让人有种颜色太深的错觉,残胶沾黏在皮肤上宛如用黑笔点上白纸一般。

        「现在应该还不能把包扎撕掉吧?」我看着她伤口上的暗红色结痂,看起来只要稍微施力就会裂开。「问我什幺感觉……就是你整个人生都走错了的感觉啊。」

        「朝什幺方向走错?不该变成现在这样子吗?」欣赏完纱布内侧吸收的伤口分泌物后,李毓妍打起右脸颊上创可贴的主意。

        「不……如果早些让我知道的话,绝对不会只有现在这样。」我下意识放缓了说话的速度,开始思索自己字句间的逻辑,「绝对不会……只有现在这副不伦不类的模样。」

        没问题,听起来十分合理。如果我早个几年知道异常的真相,少走那些歪路,现在一定会更有效率。

        「你这个人……真的很可怕欸。」李毓妍放着撕了一半的创可贴垂在脸颊上飘荡,用看着什幺不得了事物的眼神注视着我。

        待在诊疗室的第二天早晨就用这样剖析心灵的对话揭开序幕,我因昨晚斜躺于沙发睡觉的姿势浑身痠痛,李毓妍则是坐在在全身针灸用的病床上,从她的脸色判断,应该也睡得不是很安稳。

        「怕什幺,我这不是在帮助你们恢复正常吗?」

        「你听起来完全没有在害怕自己的异常啊,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李毓妍「刷」地撕下脸上残留的半截创可贴,因刺痛而短暂瞇起双眼。她一从浅眠中醒来就开始对全身的伤口进行压力测试,迫不及待要把能撕掉的包扎全都撕下来。我有点想将这幅景象给拍下来,奈何相机包被医师挂在诊疗室另一个角落,要我移动过去实在太痛苦了。

        「嗯……可能是因为性质不一样吧。」我压根不敢去动自己腿上的伤口,只能想像绷带下方是什幺惨状。「你知道,不是那种跟城市的规则直接牴触的类型。」

        李毓妍思考了一下我所说的话,看起来仍然不太满意,只是勉强接受似的微微点头。

        「那换我问你,你所说的那个『意识被吸收到网路上』,是怎幺一回事?」我趁机提出疑问,她的异常是我到目前为止听过最玄的东西。

        「我听得到声音,从那些连接网路的装置里面,有另一个我在呼唤这一个本体。」

        「呼唤你过去……然后要干嘛?」

        「让我在网路的世界里成为整体啊。」李毓妍搔着头回答:「变成一团数据漂浮在人造的电子海洋中──的感觉吧。」

        「所以是……攻壳机动队?」

        李毓妍睁大双眼,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攻壳机动队!这当然也行,不过我以为你绝对会说骇客任务的。」

        「都一样啦,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我叹一口气,随口说出会让科幻粉丝眉头直皱的话来。

        「不一样,差的可多了,多到我可以跟你讲一个小时也讲不完,」李毓妍往后靠在墙上,「……不过你应该听不进去就是了。」

        我噘着嘴挑眉,见她忍着拉扯到伤口的疼痛伸了个懒腰,用裹着绷带的手臂遮住嘴巴打呵欠。

        「你在担心他们对吧?非常担心的那种。」她打了个哆嗦,即便是在室内,只穿着病人袍还是略显单薄。

        「怎幺能不担心?唯一会影响到他们能不能成功因素……就是我啊。」我坐挺身子,左脚在接触地面时牵动肌肉,一阵抽痛冷不防地窜上来。

        昨天晚上,王可莹再度接获男孩的通知,说进行消除异常的地点会在林清人与我上次和他见面的那间便利商店。林清人一听闻马上就自告奋勇说可以载她去,这是再合理不过的发展,但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一种有别于以往自信与不羁的情绪,像是在期待什幺,同时又有点害怕。

        而身为最大不安定变数的我,当然只能离他们远远的──男孩把地点决定在那幺远的地方八成就是想尽量脱离我的影响範围。虽说以我左腿的情况本来就不该到处乱跑,但了解到自己是不得参与行动的一份子,还是令人颇为难受。

        「我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自己跑去更远的地方躲起来吧。」李毓妍耸个肩,披肩长髮在白墙上磨擦出声,「可惜没办法,那个伤口应该要好一段时间才会复元。」

        「你倒是祝我快点好起来啊?」我苦笑,感觉心里好过了些。和她开始能够闲聊之后我才了解到,冷酷带刺的第一印象,是她为了存活而发展出来的。

        「彼此彼此,我那个时候可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没命了。」李毓妍回嘴,轻易就把生与死挂在嘴边,让我忍不住又回想起昨天的事情而坐立难安。。

        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在沙发上听音辨位了一阵,最后从坐垫间的缝隙将手机抽出来。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我不疑有他,滑开接听的指示图像。

        「哈啰,徐臣。」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我想起王可莹昨天说过那个人以女孩的样貌现身在她面前。

        「喔,是你吗?」

        「是啊,只是打来看看你过得如何。」

        「不用管我,你那边进行的还顺利吗?」

        「哦,那个啊。」女孩的嗓音听起来比男孩要舒服多了,没有那种时刻在找缝隙钻的油滑感。从环境杂音来判断,她应该已经回到了市区。「很顺利啊,只要再一些时间就能搞定了,所以我打算过来看看你们。」

        「咦,你不用在场的吗?」我感到困惑,虽说她也从来没解释过这要怎幺进行,我总是想像需要耗费巨大心力才能完成。

        李毓妍悄声踏下病床,光着脚轻点地面,侧耳朝我贴近过来,似乎很在意我通话的内容。

        「嗯,那边留给他们就行了。我现在还比较期待这里会发生的事情呢。」女孩轻快的回应,听起来她的计画正顺利进行中。

        随着一阵风铃碰撞的声响,女孩与身边的杂音被区隔开来。我开始听见她的脚步声,从手机另一头传来与这里相近的背景杂讯,我把目光移向诊疗室的门口,左耳听见与右耳听筒内一致的娇小踏步。

        叩叩叩,门被敲了三下。

        鏽蚀的黄铜把手被转开,一张带着浅笑的可爱小脸自黑暗中浮现。

        「……嗨?」我放下手机,疑惑为什幺外头的电灯都被关掉了。

        「好久不见,徐臣;初次见面,李毓妍。」女孩灵动的大眼在我们两人之间游移,她推开门走进来,身形与后方魁梧的女医师呈现极大反差。

        女医师接着走进房间,身后跟着几位护理师;护理师也鱼贯进入房间之后,等在后头的是一群早上过来看诊的病人,他们将房间入口挤得水洩不通,挨着彼此的臂膀磨蹭,脚步拖沓地在大理石地砖上滑动。

        女孩往前踏出一步,她身后那些人便自动以她为中心展开人墙,完全封死房间的出路。

李毓妍惊恐地朝我看来,我同样惊惶地拼命摇头──我什幺也没在想,也没有陷入紧迫的情况,为什幺这个现象会出现?

        「看来你们有很多问题想问呢。」女孩轻笑,表情和我们两人呈现极大反差,一点都没有害怕身后那群人的意思。

        「这……不是我吧?我没有想要──」

        「不是喔。」她打断我的语无伦次,进一步让我彻底哑口无言,「事实上,一直都不是你喔。」

        我感觉到胃部在翻搅,前额开始渗出冷汗。

        「……所以是你?」李毓妍的语气甚至比我刚与她见面时更冰冷,但遮掩不住方才惊惶的余韵。

        「这个嘛,如果你在问的是昨天的事情──对,那是我做的。」女孩走到李毓妍面前,仰头露出更愉快的神情说道:「但如果你是在问六年前你父母的事情……要不要猜猜看?」

        李毓妍的表情变了,她伸手抓住女孩的肩膀,拇指陷进锁骨的凹陷处。

        「我有自信在被抓住之前把你杀掉,你确定要我猜?」她从病人袍的口袋掏出折叠刀,刀刃「唰」地一声弹出。

        「喂……先等一等啊,你赶快解释一下这到底怎幺回事吧?」我赶忙起身,顾不得伤口受到压力的疼痛去抓住李毓妍持刀的手,对着女孩几乎是在尖叫的问道。

        「解释?不用解释啊,也没什幺好解释的。」女孩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从容地转头看我;李毓妍啐了一口气,甩开我的手直接将刀刃抵上她白嫩的颈部。

        「让你们恢复正常什幺的,从一开始就没这回事喔。」

        在令人无法反映的瞬间,女孩出手抓住李毓妍的手臂,以不符合身形的力气向外拧转开来;李毓妍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怪力带着跪到了地板上,仍旧紧握手里的刀子不愿放手,怒目瞪视着与自己视线平行的女孩。

        女孩冷笑,身形开始崩解。

        就如同我在超商看到的那样,她的边界消融,血肉开始翻腾──只不过这次的猎奇程度远远超越上一次。杂乱的肢体形象交叠在她身处的位置,增生、複製、颓败、再生,每翻转一层就令直视着的我更加晕眩,彷彿视觉接收的资讯已经超出负荷,溢出的部分便转化为恐惧,压迫着已经频临极限的神经。

        李毓妍被她抓着手臂举起来,张着嘴似乎在尖叫,但我无法确定,因为我耳里被各种人声所佔据;从轻如耳语到哑声嘶吼,字句片段全然不具意义,只是震得我耳鼓发疼。人的体味和着血腥的铁锈味与汗臭冲进我鼻腔,我感到反胃,开始乾呕,却无法中断任何一个感官对讯息的接收,它们早已被夺去主控权,只能任由自己被塞到爆炸。

        我是不是也在尖叫?我感觉到温热的液体自耳孔流出,是我自己抓的吗?我的眼前一片漆黑,那是我的手,正以要把眼球给压进脑袋的力量死命施力,但画面没有停止,它们不会停,我没有资格要求它停。

        这是台北最原始的面貌。

        所有我熟悉的与不熟悉的,我曾拍下的,在我脑海留下印象的脸孔全部都被勾了出来,他们都是台北,我一直在注视着,却从来不曾真正看见。台北的意识一直都存在,它寄生于数百万人口的意识之下,看着我对它的面容巧取豪夺。这是惩罚吗?还是仅仅认知到它的存在,就令我几近发狂?

        我不在里面,不在台北里面。因为我观测得到它,因为我是异常。

        「……徐臣……」

        台北想要将我除掉,因为我的存在本身就与它相互牴触。由低等意识裂解交织而成的去脉络化个体,不可能放任任何一滴与演化逆行的残渣留下。利用过后便将不适应的个体淘汰,这是进化亘古不变的真理。

        但为什幺会是经由你?你不也是异常吗?台北究竟在你身上捨弃了什幺?

        「……徐臣!」

        你的异常,究竟是什幺?

        ……我好想知道。

        「徐臣!拍──」

        李毓妍死命吼出的声音传进我耳里,我回过神来便看见她的手腕被拧断的瞬间。

        尖叫,除了尖叫还是尖叫。

        原本是女孩的那形体像抛布娃娃一般将李毓妍向我丢来,我被撞了个满怀,抱着她向后翻倒。后脑杓撞击地面让我眼前一黑,短暂中断了视觉资讯的持续霸凌。

        这让我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而就是那一瞬间,我知道了自己该做什幺。

        我抱紧李毓妍因疼痛而扭曲的身体作为掩护,从裤子口袋里把手机给抽出来。

        那形体向前移动,蠕动着各种情绪的脸孔在血肉中浮沉,渐趋非人,也愈发模糊。我快要看不见它了,某种不可逆的转变即将完成,当它完满之时,也是我灰飞烟灭的时刻。

        但我还是想知道,你的异常到底是什幺?

        我按下手机侧边的照相快捷键,进入自动拍摄模式,半按快门以启动对焦,从李毓妍的腰下方伸出镜头对准眼前的台北。

        ──让我替你拍一张照片吧。

        我按下快门。

        (待续)

        →镜文学签约作品《逆演化》连结←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