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怀旧版 > 正文

捉妖探 第四章_死地后生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12 22:01:10

    白访见事态不妙,立即抓住念洁与晓桐准备离开古厝。

    原本就冷冽的空气,现在漫溢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血腥。

    一眨眼,后方伸出的无数双手往念洁逼近。

    神祇的气场,是妖怪所避之唯恐不及的。

    而弱神的气场,却正是妖魔们最佳的补品。

    避开是来不及了,于是白访将念洁推向晓桐,而自己没入无数的手里。这些手像是群饥饿的豺狼撕扯着猎物的每一寸。

    此时从一团的手中,一个白色的物体向念洁她们飞来。

    这是一个有点年纪的键盘式手机,掀盖打开,里面藏着一张空白的符咒。这张符咒,晓桐有些眼熟。

    是命符。

    晓桐心领神会,不去理念洁的哭喊,将她带往古厝大门。所幸并未进入古厝太深,白访製造的时间足以令她们两人逃脱。

    大门外的阳界不同于古厝内的交接区域,妖魔们无法以一般样貌现形,这些妖气不足的怪物受的限制使晓桐很轻易地带着念洁脱离。

    脱离的两人,往异能干预科逃去。一路上,念洁几乎崩溃。

    有如此反应的念洁令晓桐有些讶异。

    面对挚友遇害,能够为了大局着想,痛定思痛的推敲犯人,积极缉凶。却对本就共同面对险境的伙伴遇难展现了不符身分的歇斯底里。

    是因捉妖探的死,使人遗憾,更使人绝望?

    还是对于念洁来说,白访不只是好友,是更为重要的存在?

    无法开口。一路上念洁哭着,而晓桐陷入沉默,抽离了思绪。

    来到了异能干预科,晓桐将事情向李组长简短的彙报了情形,并将手机和命符交给了李组长。李组长的眼神并未透出惊讶或是绝望,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流出的血液在手指的挥舞下与符纸完整了符咒。命符开始燃烧。

    「白访没死。」

    「…!」李组长的话,让两人惊喜。

    李组长脱下便衣,换上道袍,左手持符,嘴角的右手鲜血滴落。恶鬼之血在空气燃烧,两人瞬间感到安心,卸下恐惧警戒的两人沉沉的睡去。而李组长将沸腾的血液向另张符纸上划去,符咒起效,烧成灰烬,余火灰烬附着于手,烙印下随时变更着的天干地支。这是指位符,是饿鬼道士的绝活之一。

    李组长向古厝奔去,半掩的大门上有张完全无色的门神纸,李组长上前向纸上写下了咒语。古厝内的区域瞬间光芒刺眼。

    光芒削弱了妖气,本应阴森的蔡家古宅无处能容鬼怪,在这样的作用下,除了能够适应光的妖怪们,其余的妖魔鬼怪都灰飞烟灭。

    蔡家厅口的匾额在许久之后再次沐浴在光之下,周围的雾气显得突兀。而这正是白访受困的关键。

    每个家中,都会有所谓「地基主」的存在,是家里的守护神。平埔族的阿立祖也是一样的存在。而蔡家的地基主如同门神,在守护这个家一段时间后仍旧不敌邪灵而被占据。时间一久,吃神邪灵日渐强大。

    一样是假神,一样弱点明显。

    李组长一跃而起,在匾额上刻下血痕,咒术燃烧,内部挣扎着的白访瞬间找到了破口。抽出藏于口袋的匕首劈砍一只只力量衰减的手臂,白访面前的光芒越来越清晰。

    「麻烦你了。」白访喊着。

    「你这智障还敢扯晓桐后腿阿。」李组长皱眉碎念。

    「念洁那破身法我怎幺顾,哭阿。」

    「那你他妈带她们来怪谁?」

    「…她们现在怎幺样?」白访决定转移话题。

    「她们以为你死了,我先让他们休息。」

    「抱歉。」

    「逃出去再说吧,而且我并不认为你选择是错的。」李组长看着白访。

    「但是下次,别再让念洁伤心了。你知道她只剩你可以依赖了。」

    「恩。」白访想起念洁好久没有出现在脸上过的灿笑。

    如果两人只是凡人,日子该会是多好。

    如此想着,如此希冀。白访咬牙,嘴唇被咬的发白渗血,手里匕首发出阵阵微光,眼神杀气逼人。身旁一个道袍落下,抽出袖口符纸,血迹落下,刻画着镇鬼符。

    白访面对重整旗鼓,向此处飞来的无数鬼手,将刚刚完成递到递到面前的符咒贴上匕首,身体轻巧的在空中挥舞手中发光的刀刃。宛如在空中与无数双手翩翩起舞,但与白访接触的鬼手一只只的倒下。

    当白访无处可施力,轻轻落下的时候,所有的鬼手早已不复存在,剩下的,是空悬在那的匾额。李组长借了白访的刀,往手臂上画了一道浅浅的伤口,血液流出,李组长以口接住了溢出的血,往匾额吐去。匾额瞬间燃起了蓝紫色的火焰。

    鬼魅被燃烧殆尽,匾额连灰都不剩。

    蔡家古厝恢复了那阴森的寂静。青丘狐的气息已消失,历经险境却空手而归。白访脸上出现了罕见的一丝不悦。李组长看见他的表情,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干。」看到李组长的脸,白访毫不犹豫地送他两根中指。

    「不是要抓吗?抓阿。」李组长疯狂挑衅。

    「我的判断错误了吗,师父。」白访叹息,看着正在走向的古厝大门。

    「是我我也跟你一样,但你就破阿。」李组长环着白访的肩膀,他知道这家伙爱逞强的个性,即使受伤无力了也不会主动要人帮忙的。手靠上白访时,白访微微一震,没有拒绝李组长的好意。

    「你成长很多了,也越来越像你老爸了。」

    「干,你是说送死吗。」

    「喔干,那就是超像你爸了。」

    「哭阿,你不是要安慰我吗?」白访抱怨。

    「你是真的破阿,你以为多一个受伤的穷奇是能强多少啦。还敢直接进对面家里阿。」

    「晓桐有受伤?干你不说我是知道逆老头。」白访踹了在刚刚还叫着师父的男人。男人看都没看就躲开了。

    「我怎幺知道你观察力跟你偷袭一样破啦。」白访再次送他两根中指。

    「要打他的话,你还是会需要饿鬼道士帮忙的。」李组长补道,口气难得没有一丝干话。

    「…你不能帮我吗?」

    「你知道我已经传手了,我也必须让你们长大。我刚开始照顾你跟念洁时,你应该就有觉悟了吧。」

    「我没觉悟的是跟我搭挡的道士那幺破。」

    「你还敢讲别人阿?」李组长往他头拍了下去。

    「真的一定得拜託他吗?」白访哀怨,看着不语的李组长良久,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接下李组长递的折叠式手机。

    正在拨打给:洛何愁



度,我4刚进这个圈子的菜鸡。

没有文笔也没有词藻,就是破文。

不过我有一个把这个作品写成连载长篇的梦。

这礼拜第四更!随然真的喜欢而追蹤这小说的人不多,ㄅ过我会加油的!

拜託不要吝啬你们的鸡皮,破20我来捏个害羞的念洁好ㄌ

感谢点进来看ㄉ你们,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     首章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