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怀旧版 > 正文

小说|万邦魔女纪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19 22:01:27

人类追屠女巫千年之际,万邦的神殿踏出中立,向世界宣告神殿将庇护魔女——她们一样是民,神殿庇护万邦、万国、与万民。祭司主教这幺说。畏惧魔女的百姓回头捧拥游侠与猎人,猎人公会烦躁地甩上总部沉重的大门,张狂的匕首钉着公告:我等尊重神殿的旨意,但愿神殿善尽督察之责。游侠们一如既往地不发一语,全然地缄默和不予关心,似乎对游侠来说,唯有领取赏金时金币银币的撞击声才是真的。


第一个走向神殿的魔女是从焚身之刑里逃脱的女巫,那是一名红髮的女子,人民称她名为摩罗,是火焰的女巫,火焰赐下魔力给她,烈烈的日头是她的活力来源。

来到万邦神殿的那一天,所有的门窗都为其闭户,所有火把都为之熄灭。只有零星几个冒险的孩童脱离母亲的手,跑出家门,将点燃的油瓶扔向她,如同愤怒的市民向神殿发洩怒气时一样。侵袭神殿的火被圣水帘幕浇熄,不知者没来由的愤怒却被女子接住了。火焰从瓶中化为活体,和摩罗玩在一起——她向惊惧的幼童挤出促狭的笑意,向男孩招招手。可惜并不被幼童接受,尖叫着跑远了——不要过来!可怕的摩罗!——小小的勇者把剑投了出去,把披风忘在地上。

魔女耸了耸肩,将火焰收了起来。躲在门窗后面的人惊呼,她把火焰吞下去了,并且他们发现魔女的红髮髮又红了一些,带着一点明亮的黄色,慢慢地又和她原本的髮色合为一体,像乾掉的龙血。


没有人因为如此而将她与浴火重生的凤凰联想在一起。因为凤凰比龙更早绝迹。

数百年前人类解决了龙,将牠们的皮製成软甲,鲜血入药,肉烘成乾,骨骼和麟片做成上好的饰品,最美的角和爪子供不应求。龙绝种以后,惊奇的魔法消失,女巫便从人类当中诞生了。于是人类开始解决人类。


对摩罗来说,她则是又失去了一个机会。她喜欢小孩,喜欢人。女子垂下肩膀,有些丧气地让被製造出来的火焰开心地归回母亲的怀里,带着从未受孕却受召所有的元素,她终于放下了与人交流的心思,施施然地离开。

火焰从女子心的深处燃烧而出将她吞没,如同从虚空中磨擦而出的火星短暂闪现、又像短暂而令人惊豔的气团爆破,一下子便从居住区熄灭了。


方才掉进泥水里的披风乾燥又温暖地挂在小小勇者现身的街口,乾净如新,磨出线头的布料边缘烤得整整齐齐,被放在那裏原先存在的商家、如今的空桌,早前不久曾用来展示琳瑯满目的龙皮衣裳。跑到街另一头远远偷看的男孩睁大眼睛,却再也不敢取回他被恶魔染指的勇者披风了。


被冠上摩罗的名字的火之女有真正的名字,弗澜。那是火焰的意思。弗澜出生的时候生养她的母亲着了火,在火中焚烧,却没有烧燬。现在只剩下少数的人还记得:逃过杀戮的魔女——所剩无几、万邦神殿的祭司——缄默不语、研究自然术的学者——如果逃过了包庇魔女的挞伐,也已是将残之烛。


火焰挟着魔女来到万邦神殿,穿过圣水的帘幕,且不受其所伤。


弗澜知道万邦神殿的秘密——倖存的魔女都知道。魔法在她们的身上同时醒来,停止了她们的年日。魔女们对彼此有所感应,同受逝者所受之痛,同庆新生的魔法从女子的腹中诞生。

大祭司长提迈乌斯养大的孤女阿格妮克,万邦神殿前任祈雨人,知晓月亮与潮汐的女子与所有魔女一同成为受魔法祝福的觉醒者,在成年之际以行走祈祷者的身分离开了神殿。那日,她乘着蒲草编的篮子沿着流经万邦神殿的大河而下,用手拨开重重的芦苇,潮汐受她所感应。

离开之前,阿格妮克以神殿圣水做了合围万邦的雨幕,又接受了大祭司长提迈乌斯从古老圣术当中发掘出监察恶者的咒令、篆刻在她的骨中。百姓的怒焰从此无法攻入神殿。


阿格妮克离开万邦神殿七十年后,监察恶者的咒令从她的骨中失效。咒令的效用有七十年,只要魔女的法术从不伤人就不会蚀穿魔女的心脏。大祭司长提迈乌斯垂垂老矣,在所剩无几的年日里提笔写下了更改的咒令,将他一百八十七岁的年日和八十年的后悔录成《魔女纪》,以神殿之名重新领养孩童,将咒令放在孩子的心里,教导他们,成为监察与审判的人。德高望重的提迈乌斯留下遗训,要求神殿庇护万邦、万国与万民,包含所有觉醒魔法的人。


在那之后,神殿之子的血中有了咒,是魔女的命符。神殿的魔女们必须抚养属于自己的孩子,孩子的血能够免疫一切魔法与巫术、孩子的生命决定魔女的命数。倘若魔女堕落,成长的孩子将被神殿诛之,并藉此抹杀魔女。




弗澜来到神殿,逕行前往神殿中心。她并没有向任何祭司报到,与她擦肩的祭司与见习祈祷人也默许了她的行为,只偶然有几个穿着及膝短袍的人对她的到来感到讶异。弗澜不发一语,也不与任何人交谈,她长及后腰的火焰长髮在水气繁重的微风中烈烈燃动。却不灼人,拥有火光一样眼眸的魔女赤着脚走到她必须前往的树下。


性格明快的火之女怀有远方的阿格妮克赠予的启示,否则她将不得其门而入——佔地宽广的万邦神殿如同一座人口稠密却没有围墙的小村,在祂外围的七十二座圆柱之间均有终年不散的雨幕,从人身上淌过,却不沾湿他们的髮丝和鞋子;但细小的雨丝却熄灭粗大的火把、鏽蚀磨利的兵刃。从雨滴落下的第一日开始,至今已有七十多年,在万邦人民平均寿命三分之二的年日中,万邦神殿又被称为众水的神殿。


弗澜的火并没有被圣水的雨幕所伤。她进入万邦神殿圆形七十二外柱廊,把头髮上的水珠甩掉,绕过雕功整齐秀美的神殿廊柱,柱柱头朝下的涡卷引导她的脚步,嵌在长廊走道上的马赛克地砖在女子脚下活动起来,她走向这幅拼贴风景中的芦苇丛,拨开,就有了河川上的粼粼波光。


在万物引领之中,先人打开这块广袤大陆,在宽阔之处立起城邦,不远处的丘稜和高山与他们和谐共处,昔日的龙族将栖息地迁徙,藏去山稜线另一边的押玛平原,连带来绿意的古龙迦尔穆罗都为了新来的民族飞离。古龙是万邦都城肥沃的关键,牠的鳞使土地鬆软、呼吸使动物聚集、口中的气息使树木刚健,岩石依着牠躺卧的习惯聚集、溪水在牠的关节处汇成湖泊,参天大树沿着牠的身周盘根错节——古龙并没有带走依附牠生存的生命,牠曾经躺卧之处建立起了人类的都城。

曾经拥有魔法的人类翻过山脊,将龙群从世上灭杀以后,迦尔穆罗曾经躺卧之处也仍然温暖如春、生意盎然,河川从充满现今覆满风雪的世界彼端和山峰之巅陪着融化的雪淌下来,静静流经千年来改了数个名字的城邦。

频仍的战乱之中,曾因为「迦尔穆罗躺卧的南方角」而被称为迦南的都城现在没有实际的都市名称,却也没有人把这座城称为迦南了。已经没有人记得万年以前龙族被逼到大陆彼端的故事,龙族与人类的正义至今也没有来到。比龙更早出现的凤凰在人类推开笼罩大陆的雾墙之后就燃尽了自己,存数稀少的种族被比做多个太阳,拥有预知血脉力量的凤凰一族留下比白天更长的夜晚,将自己烧尽了。焚后的死灰变成山稜线上终年不散的雪,将融冰与真正的雪和水带下河流。古老的灵魂仍在空气之中缓慢呼吸,人类的异己始终在等待后来者的进步,好平安地从假死里复甦。


古老的往昔被传唱成歌,但并没有传唱得太久。到如今,只剩下嵌在地上被人踩踏的作用了,就连神社内的见习生对他们每日行走的故事都并不清楚。弗澜沿着多种蓝色碎磁砖拼成的河流前行,踏过这些故事。

河流之中有好几艘游舫,细緻又零散地嵌在这条长廊中。里头唯一活起来的是这条河与当中的一条小舟,看起来就像用蒲草编的长型置物篮,底部抹了石漆和石油,好做防水之用。启示火之女的水舟来自远方的阿格妮克,她将这条蒲草编的小舟藏在画中,一藏就是七十多年。


弗澜跟着小舟前行,踩过了戮尽群龙、夺回和平的人群,踏过了被打成生桩的女巫棺木。走过被烈火烧烬的初代魔女骨灰所填製的圣坛画像,人们使用那些被魔法宠爱的女子骨灰揉入工艺品中,做成驱逐凶邪之物。


女子摇了摇头,纵然她拥有火焰一样明快的个性,也自认直爽但易爆,却因走过河流所经的历史而赶到穷乏困顿,并在心下喟叹,魔法之所以从人里头甦醒并不是没有原因。她之所以前来万邦神殿也是如此,不仅仅是纷乱之中象徵道德的神殿终于愿意庇护她们——但她需要先前往当去之处。阿格妮克托她来寻祭司主教提迈乌斯,寻找水之女的养父之墓。


神殿中心有座众水的花园。历代祭司火化以后被葬在那裏,受到无数滋养的树群盘根错节,围绕着花园中心的纪念碑立成迷你的岛屿。


「阿格妮克跟我说,她是从这里开始『启航』的。」弗澜溯水而过,踩着神殿加高的阶梯前往小岛中央。河水沁凉,把她赤脚行走的髒污都带去了。她在大树下席地而坐,许多树根将她托起。

成长的神殿祭司都在此处接受万邦的神谕——万邦之城并没有一定的神,他们相信冥冥之中有其推手,却没有任何得以定义祂的名字。祂是流动且善变的,却又在这当中亘古而永久。因此,神殿祭司的晓谕不从神来,而是从肉体消亡的无数祭司主教传下。时间与经验成为万邦神殿的智慧,所有的祭司都在竭力避免重蹈覆辙。


焚烬溪谷的魔女弗澜与提迈乌斯初次相见,她前来转达远方亲友的消息。

古衰的灵魂从树和河流的某处甦醒,提迈乌斯垂垂老矣,却神采奕奕。温和而稳重的老人已经超脱肉体的束缚,他花了许多年老的时光悔恨自己的过错。祭司主教提迈乌斯最后的训诲是生命平等,『她们不是恶者,为何要监察她们?是人类的过错。』,想尽办法挽救魔女和人类的关係。


「我的女孩,阿格妮克。她好吗?」

「她说她在沙漠遇到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弗澜停顿了一下,「我是觉得那小子有点烦。总之她们现在以绿洲为家,那小子说是叫『德米尔格』——意思是『承袭于您』。」





是去年年底的突发短篇小说本。

CWT54第一天寄售在A06,刊物资讯点我

下一篇:没有资料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