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怀旧版 > 正文

《短文连载》就算想不到恐怖题材,我也不会去写恋爱小说 - 2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30 22:04:05

第一集连结

  事后,我没有接受编辑的建议,倒是不停地拜託他给自己机会,并老实地诉苦着自己已经完全不知道恐怖是什幺样的感觉。而他也只好退而求其次,倒是要我亲自去感受恐怖的氛围,好好地找回自己失去的灵感,并在近期内修改好稿件。

  没错,那就是去体验真实存在的灵异景点。

  而我确实也没有这样尝试过,只是依照我的体质,貌似感受不到那些灵异的事物,但或许也只剩下用这种危险的方式来唤醒自己失去的恐惧。

  ……但说来也很有趣吧?为了不写爱情故事也要来冒险去那种地方,对常人来说肯定觉得我疯了。

  但对我来说,要我写爱情故事根本不可能。

  并非自己到了二十六岁的年纪还没谈过任何一场恋爱,而只是单纯地不相信恋爱这东西。

  毕竟从小就是看着婚姻失和的父母长大的,再加上身边许许多多的案例,更让我坚信,爱情只不过是脑袋所分泌出来的冲动。一但那样的化学反应结束,感情也会随之消散,紧接着造成彼此之间的痛苦,无辜的小孩也会跟着受害。

  既然知道结局会是如此,那就完全没有尝试的理由。

  更不用说,我心底简直恨透那些写爱情小说的人,总是在文字中透露出爱情的美好,美化人们对爱情的憧憬,一但实际体会过后,就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个屁。

  倒是恐惧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是人们最真实的情绪,强烈的惊吓感比什幺都还要来得有趣,然而多数人却喜欢那种虚幻又不切实际的恋爱故事,令我感到不解。

  算了,事已至此,也只有写出更好的题材一途了。

  因应体质的关係,我决定联络着几位在大学特别友好的朋友,并告诉他们我目前的处境,他们也很乐意地跟着我前往我选的第一个地点──OO山中绝对不能回头的弯道。

  那是邻近都市的山区,许多寻求刺激的年轻人都深爱在那里夜冲,久而久之,也冒出了许多奇怪的鬼故事,而最知名的就是这一则。

  故事来源已经不可考,大致上就是在说OO山路上的某一条弯道,曾经发生过一对情侣吵架,无情的男方不但当场提分手,还把女方踹倒在地,接着独自一人骑下山,放下怀有身孕的女方不管。

  对接下来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女方,只好带着对男方的怨恨,跳下弯道旁的山崖,果断结束了两条生命。但从那天开始,只要经过那条弯道的人,要是不小心回过头,就会发现一位披头散髮的女子,手上抱着一大坨肉块,同时用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瞪着你。

  大家都说,她在等待那位丢弃她的男方回来找她──

  ──对,就是这幺无聊又不恐怖的故事,至少我是这样想的,更不用说还夹杂着令我作呕的恋爱情节……而且老实说,如果真的对男方抱有怨恨,就更应该好好地活下来去复仇才对啊?还在那边等他骑车经过做什幺?白癡吗?还给这幺多人看到,谁还敢来啊?

  算了,跟这种故事认真也没用。

  但既然会变成耳熟能详的鬼故事,又是许多人第一次亲身撞鬼的地方,或许多少也有参考价值。

  总之,我骑着车与五位好友相约在山下的便利商店见面,并在晚上十一点半时,一同往那条弯道出发。

  路上一切都还算顺利,也没有发现跟我们一样的疯子在这个时间上山,或许是因为怪谈太过知名的关係吧。

  「喂!是我的错觉吗?怎幺感觉空气越来越冷了。」

  骑在我前方的同学突然大声地抱怨着,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很显然地是他的心理作用。

  「是吗?只是刚好要上山的关係,所以才会觉得冷吧。」我淡淡地回道,但后方的同学却冷不防地吐槽我,「啊,你就是因为这样的关係,才写不出有趣的恐怖故事啊。」

  「什幺?」

  「就是太认真啦。」

  「明明就有很多正经的恐怖……唉,算了。」

  跟这些不看书的人说也没用,况且我也曾从读者的来信中,收过类似的评语──

  ──要是什幺都要求合理,那就不有趣了。

  意思大概是在说恐怖故事若不带一点未知且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元素,什幺都要一本正经地去解释,那幺恐怖都不恐怖,故事也不故事了。

  即便清楚这样的道理,我还是会忍不住地去合理那些古怪的地方,或许某种意义上,我连当一位小说家都不适合吧。

  一想到这就忍不住难过了起来,但现在也没有时间让我自叹不足了。

  「喂,璿华,再往前骑就是大家所说的恐怖弯道了!」

  骑在最前方的同学声音显得有些兴奋,不禁令我也开始感到些许的紧张,要是真的看见了该怎幺办?我会不会像网路上所说的中邪呢?

  逐渐吵杂的心跳声掩盖了心绪,莫名其妙的寒气更从脚底窜升到双肩,眼见即将来到弯道,恐惧感更是驱使着我闭上双眼。

  而经过弯道的瞬间,迎来的冷风让我鸡皮疙瘩了起来,我颤抖地咬着下唇,不由自主地加快油门骑离了弯道,过了一分钟后,才发现心理作用害自己忘了最重要的回头。

  我停下车问着大家,「喂……你们刚刚有回头吗?」

  「没有啊。」

  「我也没有,我可不想找自己麻烦。」

  「我可不敢回头。」

  「其实……我有回过头一下。」骑在我们最后的同学面容错愕地继续说道,「我是没有看到什幺很明显的东西……但是那裏有几棵树吧?我……好像有看到有人待在树下。」

  咦……?不会吧?

  听他这幺一说,大家沉默地看着彼此,空气彷彿在此刻凝结了起来,原以为那只是饭后娱乐,吓吓小屁孩的故事,没想到真的煞有其事。

  这下子该怎幺办才好呢?是不是赶快离开这里比较好?毕竟打扰那样的存在,对我们的往后生活恐怕有不好的影响。

  所以,还是……

  ……不对,虽然已经寻回失去已久的恐惧感,但若在这里打退堂鼓,下次可能就没有遇到类似情况的经验了。

  没错,必须将这一刻的感受深深地烙印在脑海中才行。

  「我要骑回去弯道确认。」

  「等一下,你认真的?」

  「没错,你们可以不必跟来。」

  我紧握着握把做迴转的动作,不顾其他人的意见跟反对,就算他们不跟来也无所谓,我也要再去一次那不能回头的弯道,那怕会遭遇危险也一样。

  这是我想要写出更棒小说的觉悟。

  只是才折返没多久,后方出现同学们的发车声,看来他们宁愿感受一次那难受的氛围也要跟着我前来。

  看来不请他们一顿大餐不行了。

  很快的,我们又再度返回那座弯道,我在内心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回头,不管多幺害怕都要回头,甚至默念出来,就是担心自己又再一次错过那霎那。

  然而,谁也猜不透的事情发生了。

  ──准备过弯道的那一刻,橘黄色的车灯照到一位身着白身洋装、留着乌黑长髮的女性,祂像是发现了我们,于是从容地从树下走了出来,使得我身后的同学都吓傻了,直接紧催油门,从我身后飙了出去并留下句句髒话,独留错愕的我留在原地。

  而受不了这一切的我,猛然地按住剎车,更忍不住对着祂破口大骂。

  「喂!搞错了吧!不是应该我回头的时候你才会出现吗?现在出现是怎幺回事啦?」

  当下我也无法明白自己为什幺要气着吐槽跟我不一样的存在,或许恐怖故事写过头后,就会纠结在产生灵异现象的规则,要是突然接破坏了那样的规则,就变得毫无趣味性。

  就像百物语中,要讲一百个鬼故事才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结果才讲到第五则就出现怪事,又或者明明要在半夜四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照镜子,结果半夜四点整就发生了怪事一样。

  但不管怎幺样,冷静下来的我才发现到自己大难临头了。

  眼见祂缓缓地从髮丝中露出那苍白的脸孔,并用着像是故意装出来吓人的声音说道,「你……不怕我吗?」

  一瞬间我不知道该怎幺回答,思绪完全被这奇怪的存在给打乱……等一下,祂是在跟我对话吗?这到底是什幺展开?

  「与其说不怕……不如说,你应该要在我回头的时候才会出现吧?」

  「咦?是这样吗?」

  祂的声音不但变回正常的女性声音,还慌张地往后退了一步,更让我怀疑眼前的祂,该不会是……假扮的吧?

  「……你,是人吧?」我瞇着眼睛瞪着逐渐露馅的她,而她也只好将头髮拨开,苦哈哈地对着我笑,「哈哈……被发现了啊,结果竟然要回过头我才能走出来吗?我以为是在大家下山的时候呢,毕竟之前这幺做都能够吓跑人。」

  「对一般人来说,你这样子的装扮确实能吓跑人啦。」我无奈地说,但比起这个,我也相当好奇她为什幺会待在这种地方吓人,「只是话说回来,你为什幺要吓人啊?」

  她先是犹豫了一会才回答。

  「这个啊……有点说来话长,但看在你没有被我吓到还纠正我的情况下就老实告诉你吧,还要顺便麻烦你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不然我会被骂的。」

  「是没问题啦……」

  看样子她似乎跟我一样有着特别的目的,所以才会在这座弯道相遇,就顺便听一听吧,说不定有什幺参考价值。

  她严肃地凝视着我,不知为何,能从她的瞳孔中感受到一股悲伤的气息。

  「我是来取材的,因为我正要写一部恐怖小说,但因为对于被惊吓而完全没有反应的人该如何描写而感到苦恼,所以才特地待在这吓人。」

  「咦……?」

  「啊,还有我的笔名叫做黎伊。」



如果喜欢我的创作,烦请点击上图支持我的粉丝团并追蹤我的创作,谢谢。

也可以考虑选择其他网站观看我的不同作品喔!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