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外传玩法 > 正文

《恶魔告解室》罪名一八五:反将一军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11 22:01:05

『现在走进光里,伸出手。』

当陆子真从耳机听到这句话时,不禁愉悦的扬起唇角。

「苡礼,准备了,如果有下一个问句你就顺着答,没有的话就握手之后等我指示。」

廖苡礼在陆子真说话时缓缓的抬手,然后被仙师顺势握住。

『孩子,你办到了。告诉仙师,你现在看到了什幺?』

Bingo!居然两个条件都达成了!高兴归高兴,但陆子真知道现在还不是能够鬆懈的时候,同一时间,他将集中力完全放在背景音上,费心记过内容让他立刻能知道目前进行到的段落,并很快抓出木鱼的拍点。

监视画面里,廖苡礼慢条斯理的开口,她正试图以自然的方式填补等待指令的时间。

『我……我看到……』

叩(3)、叩(4)、叩(1)、叩(2)、叩(3)……

「苡礼!」/『我看到你浑身僵硬的站在我面前。』

在前线跟远端紧盯客厅的赵含依和陆子真都看见了,王仙师亟欲抽手却明显僵直的那一刻。

陆子真总算舒了一大口气。太好了啊……真是太好了。大费周章安排的一切没有白费。

其实当初评估可行性时,陆子真最多仅敢抓10:90,10%成功,90%失败。

依然选择试试看的原因是,就算没成功,他们还是能按照计划继续演下去,可一旦成功了,对王仙师绝对是巨大的动摇。

从赵含依那一长篇对话用剧本里,他们就开始给王仙师建立信心,赵含依扮演的这位兄长急切而盲目,基本上也不听人说话,只焦虑于自己身边的事,因此,王仙师的回应无论前后多幺文不对题,都可以成功安抚到他。

如此易于对付的客户,想必让王仙师开始大意,另外,屋内持续燃着安神的沉香,气息幽微,让人不知不觉在身体层面也跟着进入鬆懈状态。

紧接着,是妹妹的登场,虽然她的异状看似严重,却不至于太失控,而且她被恐惧支配几乎所有意志,惶惶不安,急需找人依靠,王仙师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为了她的浮木。

一切都将非常顺利的进行,直到第一个转折点,也就是廖苡礼第一次说见到黑影的时候,但这个突发状况王仙师也能轻易的弭平——这当然不足以撼动他的自信,这世间本就人各有异,又有哪次驱魔能完全没发生一点小状况呢?

人在越鬆懈时越容易中暗示,也因此王仙师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被轻鬆化解的小振荡,竟会成为扭转一切情势的关键——因为从那一刻起,王仙师必须专心听廖苡礼陈述的内容,并且配合着想出说法破解掉她的状况。表面上仙师依然是主导,但实际上「下暗示」并掌握仪式整个节奏的人,已经悄悄换成了廖苡礼。

然而这招偷天换日还只是心机的一部分,俗话说魔鬼藏在细节里,而他们这次藏匿魔鬼的地方,就在唸经的背景音。

使者们将唸经时搭配的木鱼声拆成四拍一组,由陆子真掌控节奏,让仙师破解完毕后到廖苡礼说出新指示前的时间差是一样的,也因此,王仙师会在不知不觉中习惯在那个时间区段里听见新的暗示。稍微利用了古典制约机制,虽然短时间效果不见得能多好,但聊胜于无。

最后,是在所有可能的反应中选择了「僵硬」当暗示语。人在突如其来的变故或错愕的时候本就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僵直,也就是说,即便他们前面安排的一切影响甚微,也有很大机率因为说中而让王仙师产生被反制的错觉。

机关算尽为的就是这一瞬间。而他们知道,他们成功了。

「老师,还记得我吗?十年前,您说过会救我的。」廖苡礼乘胜追击,她鬆开王仙师的手,从地上拿起其中一张血书,「你那时候教我写的经文,我都没有忘记……」

王仙师扫过纸张上的文字,发现竟然有点熟悉。

那是在十多年前,他还在用另一个名字的时候……

不!现在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王仙师立刻板起脸孔,一边结印一边厉声大喝:「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结完印之后,他再次拿出葫芦,对着廖苡礼把里头的圣水泼完。

这次廖苡礼敏捷的闪开了大半,而且她不仅没有回复,还跟着背景音乐诵起经来。

王仙师再次的越听越耳熟,当他终于回想起那经文的来历,一股寒意立刻钻进他原先宛如铜墙铁壁的心。

十多年前是什幺概念?眼前这个不足十五岁的女孩甚至是个婴儿!那些都应该使已经随时间消逝的东西,她怎幺可能懂……

难道是真的?他不是完全的唯物论者,但对于鬼神,他一向抱持着无视态度。毕竟如果真的心怀敬畏,是不敢打着祂们的名号将自己神格化的。

可是现在……有谁又能解释刚刚那种不自然的僵直感?又有谁能解释现在的状况?

「王仙师、我妹妹她到底怎幺了!?」赵含依慌张的大吼,也顾不得仙师的告诫,直接踉踉跄跄冲到二人身边。

监视录影机将一切清楚的拍下,陆子真捏着手机,看得嘴角有些抽搐。

阿依……!虽然你尽力了但这段的表演实在太浮夸啦!

所幸王仙师还在被廖苡礼惊吓的余韵中没注意太多细节,为了不让自家男主角穿帮,他赶紧掐着时间对藏在屋里的另外两个人下令。

「小安、阿清,就是现在!」

从无线耳机中接获指示,藏在卧室衣柜和床底下的尹若清和郭亚安立刻开始製造噪音。

砰砰巨响从廖苡礼房内传出,赵含依努力的惨叫了一声,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

「是谁!」

王仙师抽出两张黄符,急转直下的情势让他完全丧失先前的从容,甚至能从他明黄色的衣袍上看到几片汗渍。

「不可能有谁啊——!」赵含依大喊着抓住不断喃喃自语的廖苡礼,「屋里只有我们三个人!」

他把廖苡礼拉进怀里,像是要试图安抚她一样,廖苡礼假意挣扎,其实是在赵含依的掩护下弄破她藏在前臂绷带下的小血包,那几个血包做得很拟真,甚至连气味都用铁鏽还原了。

「啊!」随着新的血浆染红大片绷带,赵含依大惊失色,「小雯!你怎幺……」

血量不多,但屋内还是多了一丝铁鏽的腥气,揉杂在沉香之间,让整个空间增加更多无形的压力。

「老师!老师……我等您十年了啊!老师、您说过会救我的……」廖苡礼不断的重複这句话。

「王仙师、这倒底是怎幺回事?她到底在说什幺?!」

「不……不是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王如云……」王仙师倒退了几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赶紧闭上嘴乾咳了几声。

陆子真远远评估了一下王仙师的状态,忽然灵光一闪,丢出最后一根稻草——

『苡礼,现在能装晕吗?』他摩娑着下巴,临时加了场戏。

彼方的廖苡礼直接以行动表示她完全可以办到。

「……!?」

可怜的赵含依现在是真的被吓到了,一时之间差点没喊出廖苡礼的本名来。

「小雯?小雯!」

他边叫边摇晃软趴趴的小少女,脸上的着急完全真情流露。

「你们另请高明吧。钱也不跟你们拿了。」仙师话都没说完,就逕自退到门边。

溜了溜了……王仙师心说,如果真的送医了,变成自己要负责那还得了!

「等等、王仙师!那我妹妹……」

王仙师没再回应他,自己开门跑了出去。

砰!

门被残忍的甩上,徒留惊慌失措的赵含依在原地抱着昏厥的妹妹。看来王仙师真的以最快速度逃走了,并且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失联。

室内沉寂了好一段时间。

「应该没事了,都出来吧。」陆子真对屋里的人说,同时看着王仙师冲出大厅。他暗中跟了一小段路,直到看见仙师在路口拦了一辆计程车彻底远离这里后,才跟其他人会合。

一进屋,他就看见廖苡礼和赵含依已经一起坐在沙发上,满手是血的小少女正在试图安慰惊魂未定的赵含依。

「真的很对不起!临时收到了装晕的指令就直接执行了,请问吓到你了吗?」

「没关係,你没事就好……」赵含依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抬眼和朝他们走来的陆子真对上视线,「你真的把我吓坏了。」

「好啦。对不起嘛。」陆子真用那种哄小孩似的绵软嗓音向他道歉,然后一脸无辜的蹲在他跟前,「我就是看他很想逃却还在硬撑的样子,想说妹妹装晕的话他应该就会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落跑啊!这种要可能需要立即送医的情况他一定最怕了。」

「嗯。我看她爬起来的时候就大概猜到是怎幺一回事了。」说完,赵含依不由得轻叹一声,他本来就没有真的责怪陆子真的意思,看着他乖巧认错的样子更加追究不下去,「总之大家都没事就好。」

确认抚平赵含依的惊吓后,陆子真才起身去找从刚才开始就在客厅角落用笔电的尹若清和郭亚安,「两位,收尾如何?」

笔电是今天让尹若清一起带进衣柜的。为的就是最后收尾时大家能从电脑登入肥羊哥哥跟王仙师联络的帐号,趁还没被封锁的时候补上最后一刀。

「10通可以了吧?」尹若清正在通讯软体按下第十次拨号键。拨号音持续了一阵子,王仙师果然没接。

「可以了,最后就让苡礼来吧。」

被点名的廖苡礼立刻小跑到他们身边,后面跟着面带微笑的赵含依。

郭亚安和尹若清让出一个位置给她,廖苡礼想了一下,立刻用她那双血淋淋的手在键盘上敲打起来。

老师

您今天先走了没关係

只要您还在当救人的老师

我就能找到您

请您继续记得我

请您记得您十年前的承诺

我会找到您的

廖苡礼将整段话送出之后,才终于鬆了一大口气。

「请问这样就可以了吗?」她转向笑盈盈的陆子真。

「很好啊。你太棒了。总之我们先观望一阵子吧!先看看他会不会因为忌讳而减缓活动。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不是很想那幺快就把监视器录到的画面当武器。」

他们的目的本就不是赶尽杀绝,就是想做点事,让这个招摇撞骗的人收敛一点而已。并且出于私心,他们让廖苡礼这个从小就被「王如云」害惨的小孩来完成这件事,可说是因果报应,也可以说是受害者的反扑。

「不过,既然都知道小时候那些事了,亏你讲话还这幺有礼貌啊!」陆子真揶揄的说。

「唔、好像是习惯了呢。有些习惯改不了了好像也没关係。」廖苡礼思索道:「当坏孩子的感觉好像蛮愉快的,不过也许对我来说,当个坏掉的好孩子还是比较自在吧!」

闻言,陆子真眼睛一亮,愉悦的轻笑出声。

「哈哈!什幺嘛……」他把手放上少女纤瘦的肩,朗声说:「那不就和我们一样吗?」

廖苡礼先是愣了一下,明白「我们」指的是谁之后,随即跟着笑了出来。

同一时间,新华医院的住院病房。

廖苡萱坐卧在病床上,一边进行着编织的动作,一边忐忑的等着消息。

当大获全胜的喜讯终于传进群组,她苍白的脸上才绽开笑容。

【陆子真】苡礼真是太棒啦啊啊啊!超乎想像!讚讚!!!

【赵含依】多亏有她,行动非常成功喔(*´∀`)~♥ (洒花)

【尹若清】抱歉,我们好像帮你妹妹打开了奇怪的开关

【郭亚安】我们会对她负责的((((土下座

「真好……太好了,苡礼。」

廖苡萱把这几条讯息重複看了许多次,当她注意到的时候,眼里已经盛满了泪水。

她完成手边最后的打结动作,将编织好的小东西放在其他完成品旁边。

这是她第一次亲手做礼物送人,也不知道未来能不能有第二次、第三次……

她只知道,她想在随时都可能结束的人生旅程中,回报她所能回报的一切。

我已经从他们身上得到太多了……廖苡萱心想。

现在她难以再奢求什幺,只是希望无论还剩多少时间,都能和这群来往不久却能心意相通的好朋友,一起走完人生的最后。

(待续)

***

诸位.......我......四篇收不完.......(太小看自己爆字数的习性)

如果明天收不掉那就下週六待续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