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外传玩法 > 正文

【鬼灭同人】为你染上色彩 (童磨X自创角)—(番外11)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25 22:00:37
番外第十一章


— — — —


    从懵懂相识,到携手进入学生时代。从暧昧不明,到后来因分开而产生误会,最后终因爱而成为了恋人。童磨与雪奈,在脱离学生身分进入社会后,牵着的手始终没有散,而且愈发稳固。
    
    时间愈是推移,他们俩也只有变得更加恩爱,丝毫没有冷却的意思。
    
    
    在雪奈大学毕业那年,童磨为了替她庆祝,特地规划了许久,并在接近年底的时候邀请她跟他一块儿出游。
    
    那时秋天就这幺悄悄溜走,揭开了冬天的序幕。天气很冷,起了个大早的两人带着厚厚的衣服,由童磨开着车载雪奈,往山庄一处没什幺人知道却有着绝妙静谧美景的小旅店去。
    
    出了社会后,童磨白天当个知名网红,晚上当牛郎,而雪奈则是全数投入进了演艺圈,和响作为双人团体活跃着。也因为开始全职工作,雪奈有时能和童磨见面的日子就少了,所以童磨此次的规划,就是打算在那儿悠闲的度过两人时光。
    
    那山庄甚是幽静,白髮苍苍的旅店主人兴许是因为久久一次接待到客人,一见到两人上门就欢喜得不得了,热情相待情侣档。
    
    一听到他们的目的是要在这山庄小径散步、坐在草地话家常、过过慢活的生活,就立即用比他们规划的预算还要更便宜的价格,给了他们旅店里最好的房间,直说这里的风景,来的人少,赏的人也少,懂的人就更少,这也就是为什幺老闆决定久居在这个山庄里头,并在这里开了旅店,希望有志一同的游客上门。
    
    一开心,老闆便亲切的问两人吃过了没,并在得到否定的情况下,兴高采烈的去准备餐点,并连连夸讚自己的厨艺,让所有客人拍案叫绝,绝对不是自己在吹牛,要两人先去房间里等等。
    
    笑着连声谢过老闆,童磨牵着雪奈就这幺拿着钥匙上了楼,到他们的房间里头去了。
    
    
    「对不起啊,为了赶路让你饿肚子了。」进到房内放下行李后,童磨语带歉意的对雪奈说。
    
    「偶尔一次没关係的,童磨不也是吗?开车的人是你,我比较担心你在路途中身体不舒服。」面带微笑,雪奈反过来安慰了童磨。
    
    满脸的感动,童磨一面连连说着好喜欢雪奈,一面将她紧紧抱入怀中。
    
    雪奈站起来的时候,能到童磨的胸前,踮着脚尖也顶多到他的胸口,两人身高相差极度悬殊,只看背影的话很多人会误会他们是兄妹,甚至是父女。不过一转正面的话,童磨那一直都保持童颜的脸,让他的年纪看起来小了点,而雪奈有着较为成熟的脸庞,这样一来就算有身高差,也不至于又被误会。
    
    不过其实童磨三不五时对雪奈又是搂又是抱的,路人们的误会也只有一瞬间,又或是误会的更深,以为童磨在犯罪。
    
    
    在老闆准备好早餐前,两人兴致勃勃的拿着山庄的地图,在上头到处画啊画的,看心情决定待会儿要先去哪个地方,做什幺事好。
    
    待老闆敲了敲门,告知两人餐点准备完毕后,两人手牵着手,带着期待的心情一块儿下楼去了。
    
    
    餐桌上,老闆摆好了两份热腾腾的早餐,还给两人沖了两杯咖啡,并用有着雅致花纹的小盘子乘着。
    
    小俩口连忙谢过老闆,欢喜的入了座。一坐下来才发现,他所做的料理上,还用酱料写了些字,例如「白头偕老」这样的祝贺词。
    
    「啊,我们还没结婚呢。」说是这幺说,童磨笑得合不拢嘴。
    
    「那喜事总是近了吧?」老闆笑瞇瞇的,直摸着自己的鬍鬚,「看你们两个浓情蜜意的,还以为是新婚不久的小夫妻呢!」
    
    这番话惹得雪奈习惯性的撩起头髮,遮住自己的唇掩饰害羞,但她的遮掩却藏不住脸上的笑意。而童磨虽是像平常那般止不住嘴角上扬,却也同时双颊泛红,雀跃中又带点少见的害羞。
    
    两人就这幺很有默契的相视而笑,老闆看了也是呵呵地笑,想着自己多年前因为老伴过世,自己便搬来这偏僻的山庄独居,上门的人可遇不可求。扣除打电话请商家送些生活必需品来,他也是好一阵子没跟人面对面说话了,心里自是开心,看着两人想起自己跟妻子过往的生活,又和两人聊起恋爱史。
    
    见雪奈听着的过程中没童磨那幺外放,娇羞的情况甚多,老闆甚至还直说要她别想那幺多,快快嫁给她身旁那个年轻小伙子,别像他那样,老伴走了自己也老了,才后悔没能更早些共结连理,一起度过更多人生岁月。
    
    雪奈听了,眼神偷偷瞄了身旁的童磨一眼,只见他一直都注视着自己,笑得灿烂而温柔。
    
    「没有想很多,应该说是想的太少……」揉着手指,雪奈低下了头,「但如果时机到了的话,我又怎幺会拒绝呢?」
    
    这一席话,被老闆大讚说得好,而童磨则是在一旁露出笑容。那笑是愈发自信与幸福。
    
    
    这早餐吃的美味,气氛也愉快,两人谢过老闆以后,花了一天的时间慢慢的在偌大的屋子走走,在花园里逛逛,拍拍照留个纪念。累了就找张石椅坐下,相互依偎着,闻着花草的清香或是聊聊天,心里也舒服。毕竟童磨是过夜生活的人,雪奈也是花很多时间在工作上吗,今早又起了个大早通勤,第一天呢,他们就希望这幺无所事事的过。
    
    到了隔天,便正式开始他们步调缓慢的悠闲渡假生活了。
    
    早上,他们都是慵懒的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的那一刻,心爱之人的身影就映在眼前,手中环抱的也是心爱之人的温度,他们互相抵着对方的额头相视而笑,在彼此的唇上也留下温度,接着道声早安。
    
    
    刚交往的时候,雪奈对于要和童磨同床共枕的事是极度的害羞。然而,童磨笑着用「就像是我平常抱着你那样,只不过是躺着而已嘛!」这样的理由,居然成功说服了雪奈尝试。
    
    不过,雪奈原先其实也没有抗拒,就是怕羞了些。而因为躺着,加上在童磨的怀里,他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与强而有力却温柔的手臂环着她,令她相当安心,睏意很快的袭来,雪奈就这幺安稳的入睡。几次之后,雪奈也习惯了,甚至会先开口问童磨今晚是否也要一起睡。
    
    
    慵懒的一起起了床梳洗换装,童磨还会替雪奈梳头,说是要完成上辈子的约定。因为上辈子明明说好了要再次替她梳头的,但之后一直没有机会。现在这个机会就在眼前,童磨当然不让雪奈自己动手了。
    
    他的手法仍像前世那般俐落,很轻易的就能将雪奈的长髮扎成两束马尾。不过童磨在这度假的时光里,总是一遍又一遍重複梳着雪奈的髮丝,将她的头髮如珍宝般捧在手心,轻轻的梳理着。
    
    童磨喜欢雪奈的头髮,又柔又顺,还透着淡淡的髮香。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雪奈整个人了。
    
    
    用过老闆精心准备的早餐后,两人有时会去他藏书丰富的书阁里,沖杯咖啡或是茶,坐在沙发上或是屋前长廊的椅上好好读本自己喜欢的书。有时他们手牵着手,到处在山庄里探访祕境,赏赏风景走走路。反正山庄很大,时间也很充足,一个景点他们都能花很多时间驻足。回来屋子里以后,他们也会去泡泡温泉,在混浴里尽情的放鬆,享用温泉馒头或是新鲜的牛奶。
    
    随着入冬,天气渐冷,两人出游时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厚,走在山间的时候,天空雾茫茫的,随时都好像要下雪一样。
    
    这让雪奈相当的期待。
    
    上辈子她成天被关在屏风后头,什幺风景也看不到,就算入了极乐教也一样因为童磨是鬼的关係,不常外出避免阳光照射。最后加入了鬼杀队,也因为成天斩鬼无心赏景。这辈子,有了比较多时间能观赏自然美景,雪奈爱上的便是那霭霭白雪。
    
    童磨说过,雪奈与雪相当搭。她就像那洁白的雪一样,纯净而美好,而且名字里也有雪这个字,说雪能代表她完全不为过。
    
    童磨上辈子那血鬼术用的恰恰就是冰与雪,他对两者本身就挺欣赏的,在爱上雪奈以后也对雪愈发有深厚的情感。
    
    两人依然是紧紧牵着彼此的手,走在山间小道,被树木与花草包围。整条道路上,只有他们俩,幽静的十分惬意,也美的彷彿仙境。
    
    这样的地方,几乎没有人知道实在是很可惜。不过正因为没什幺人知道,这个山庄才能保有如此纯粹原始的美丽面目吧。这是两人走着走着冒出的心得。
    
    他们一路上闲聊着,都是闲话家常,且尽量避免提及严肃的事,好让身心灵能彻底放鬆。然而当某个话题正到了尾声的时候,一片细小的雪花落到了两人交握的手上。
    
    「童磨,你看!」笑得十分开心,雪奈提起了两人的手,指着上头的雪花,并抬起头来望向天空,「下雪了!」
    
    「真的呢!」同样抬起头,童磨伸出了另一只空着的手,让雪花落进自己自己的掌心,「是今年的初雪呢!」
    
    同样抬起头,同样伸出空着的手对着天,两人就像是想把雪花收进掌心一般,任由细雪落在手掌上。他们一面走,一面接,彷彿要把整路的雪收纳起来似的。
    
    
    在雪奈开心的接着雪的时候,童磨做的更多的是温柔的注视着她。
    
    「雪奈,你还记得吗?记得我们的初雪?」为雪奈拍了拍头上的雪,童磨笑着说。
    
    「怎幺会忘呢?」因为身高不足,所以雪奈伸出手来为童磨拍掉他袖子上的雪,「不过那时的雪景是血鬼术造出来的。」
    
    「你在生我的气吗,雪奈?」眉尾下垂,童磨面带歉意的问道。
    
    那时候,正是因为自己是鬼才有办法在室内造出大片的冰雪,但也正因为自己是鬼的关係,才让两人决裂。
    
    然而,雪奈连忙摇了摇头,抱紧了他的手臂,「不是的,只是当时的雪景是凭你的血鬼术一手造出来的。现在我们都是一般人,要再看到那样的景色就不大可能了,想想觉得有点可惜。」面带微笑,她握紧了牵着童磨的手,「但是现在我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白天或是夜晚都不成问题,我们已经不只拥有雪景了,对吗?」
    
    紧紧回握了她的手,童磨点了点头,「当然,不管到哪里只要有你在,我就会很开心喔。不过……」接着,他搂住了雪奈的腰。在她正准备回过头来的时候,童磨将她横抱了起来,轻轻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果然我还是喜欢雪景呢。」
    
    「童磨……」这回能够好好的侧头看向他,她望着童磨如此柔和又炙热的目光,平时听多了他情话的雪奈,现在仍能因此感到害羞。
    
    
    童磨就这样抱着她走,穿过了树林,走过了几条小径,就好像他很熟悉这里似的,能够循着不大正经的小道前行。
    
    「童磨,我们要去哪?」雪奈好奇的东张西望。
    
    拨了拨她额前的髮丝,童磨一面笑着,一面打哑谜,「嗯……你应该知道的?」
    
    见他笑意渐深,怎幺问都是些没办法得出答案的话,雪奈最后就是乖乖的躺在他的怀里,心想大概是什幺惊喜。
    
    
    而这着实是她意想不到的最大惊喜了。
    
    
    在接近目的地前,童磨只手遮住了雪奈的眼睛,雪奈就在什幺也看不见的情况下,感觉到童磨又走了一小段路后才停了下来。
    
    「雪奈。」童磨轻声唤道,「我还记得那时候啊,你一看到那片雪景,眼睛睁得比冰还晶亮,我就觉得我造出雪景就值得了,虽然是用你最讨厌的血鬼术造出来的。」
    
    他那声呼唤,与说出的话,跟平时不同,是更加温柔又带有认真的口吻。雪奈一听便知道,此刻但童磨好像跟平常不大一样。
    
    「童磨……我已经不介意上辈子的事了,真的。」雪奈忧心的在黑暗中摸索童磨,随后抚上了他的脸,「不要因为过去的悲剧,一直觉得过意不去,已经没有关係了,不管是哪一件事。但如果你介意的话,我现在通通都原谅你,无论什幺事都是,因为这一辈子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一直对我这幺温柔,让我很幸福,我很满足喔,童磨。」
    
    七彩的眸子闪动着,童磨看着怀中的恋人,眼眶愈发湿润。
    
    「可是,有一件事不管怎幺样我都没办法原谅自己喔,雪奈,所以我必须做才行。」
    
    眉尾下坠,雪奈满面担忧,「……是什幺呢?和我说说吧?我们一起面对,好吗?」
    
    听她这幺说,童磨就放心了,他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这件事当然必须我们一起面对喔?」这幺说着,他悄悄将遮着雪奈视线的手拨开。
    
    剎那间,雪白的光芒映入眼帘,雪奈环视四顾,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那是如同前世记忆般,雕琢细緻的冰雕。虽然无法像血鬼术那样随心所欲的製造出完美的角度,可那相似程度也是很高了。
    
    一圈又一圈如同花环般的冰雕拱门矗立眼前,地面上满是冰莲与冰荷叶,一旁还有冰做成的少女像。儘管规模比起记忆中的小了许多,但那感动并没有丝毫降低,反倒让雪奈热泪盈眶。
    
    但让她泪如雨下的并不只是这样而已。
    
    「我无法原谅自己的呢,就是没能和你共结连理,疼爱你一辈子。」在横躺的圆木上坐了下来,童磨伸出空闲的手轻抚着雪奈的脸庞,「这辈子只有你嫁给我,我大概才会原谅我自己喔?」
    
    视线开始模糊,雪奈望着童磨温和的笑,同样的伸出了手,且覆在他摸着自己的手上,「童磨……你不用为了赎罪而……」
    
    亲了亲她的额头,童磨近距离注视着雪奈,收起平时那副态度,变得极度认真,「雪奈,我不是为了赎罪,也不是只为了完成约定才向你求婚的喔,我只是没办法再压抑爱着你的心情而已。」抵着她的额头,童磨那七彩的双目跟雪奈橙黄的眸子相视,「我想跟你成为夫妻呀,想和你跟我们的孩子快快乐乐的在一起,看着他们长大,然后我们慢慢变老,最后一起死去……那时候在地狱里分别的时候,我想到的是这个。就像你说想和我看所有风景一样,我也想跟你一起体会这些事。」再次扬起笑容,童磨轻声对着雪奈说,「嫁给我好不好,雪奈?」
    
    其实不用童磨多说什幺,雪奈当然想嫁给他,想的不得了。他说的那些景象,她也都想像过,期待过,如今,正迈向实现的道路上,让她感动的难以言喻,泪水滴滴答答的落下。
    
    前世的她,根本无法想像今日她能够与童磨在一起,彼此确认心意。
    
    见她哭了起来,想缓和气氛的童磨露出了平日那常见的笑容,「呀,这辈子感觉太少了,不如你下辈子也嫁给我怎幺样?」
    
    连连点头,雪奈哭着,同时也是笑着,「无论几生几世……我都要嫁给你!」
    
    看着她哭成泪人儿,童磨一下是欣喜一下又是心疼,手指不断替她抹泪,雪奈的泪却不停的落下。
    
    「怎幺感觉像是被我逼婚啊?」童磨笑得宠溺又幸福,同时又语带歉意的开口,「明明说过了不要再让你哭的,可是呀,这一世却让你哭个不停……」
    
    「我是因为太幸福才哭的……」吸着鼻子,雪奈一边哭一边笑,「而且如果是你逼婚的话……我也很乐意!」
    
    这时,童磨也能放宽心的笑了,和雪奈一起,两人的脸上洋溢的是满满的喜悦。
    
    伸出了左手来,雪奈也抚上了童磨的脸。童磨明白她想的是什幺,所以他也将手收回,覆在她那抚着自己的手上。
    
    就像前世两人一块儿赏雪景冰雕那样,那个画面在这一世又重现了。
    
    但这一世,不会有人鬼殊途,不会有相爱相杀,他们能够因为纯粹的爱,纯粹的在一起。那雪景,自百年前至今,仍是那样的洁白美丽,就如同两人的爱情一般,无论几生几世,都将长存在两人的心中。
    
    
    
— — — —

耶斯终于写到这两人结婚了
啊对了
虽然看起来很像但还没完结啦
因为之前有提到过会写到孩子的事
然后会再带到一些鬼灭学园(炭治郎他们上鬼灭学园的时间线)
还有鬼月店的后续

在写本篇那时候
一直觉得虐两人虐的太兇了
但我就喜欢这一味
所以还是想补偿一下
本来其实没有要写到结婚
甚至要在现代再写一个BE
听起来是个机掰的原案
后来修正内容成到两人相识认出彼此后结束
但越想越觉得既然都到这个地步了那乾脆相恋好了
最后又觉得都相恋了干嘛不结婚
然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差点又要害大家用脸接洋葱了XDD

本来想在除夕更文的
结果跟亲戚学打麻将玩太久
一天就过去了
现在在这边跟大家补一句鼠年快乐~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