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外传玩法 > 正文

魔力外装 ep2.13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25 22:02:48

  实验,宣告终结。

  原以为这一天遥遥无期,却毫无预警地划下休止符。应该为此感到高兴的人,情绪没有太大的起伏。反而因为沉寂的心灵被凿穿,只有不明所以的空虚。

  是实验造成的伤害太大,还是内心的悲痛再度被唤醒。他也不清楚,因为很难加以分割。

  「……」

  阿特睁开眼睛。他起身后,先确认了放置在桌上的物品。不规则形状的石子,被他收纳在透明的玻璃罐里。

  「早安。」

  他进到浴室里,简单地盥洗一遍。然后,换好衣服,提起背包。

  「我出门了。」

  他离开宿舍,骑上机车。抵达早餐店,拿了三明治与奶茶。走在校园里的红砖道,进到西教学大楼。

  接着,完成了上午的课程,离开教室。

  「阿特!」

  「走,一起去吃午餐。」

  「好啊。」

  阿特一口答应夏天与小兰的邀约。他们一起来到学生餐厅,点好了自己想吃的餐点。

  「阿特,你要不要夹点菜吃?」

  「你怎幺又吃水饺。」

  「没关係,今天吃这个就好。」

  他很快吃完了盘子里的食物。下午,一伙人一起去图书馆,待在电影欣赏室里。他们不讨论魔法的事,专注在电视萤幕的画面。只是,阿特根本不记得自己看了什幺。

  傍晚,上完课。他没有遵守约定去运动,而是顺路买了晚餐,回到宿舍。

  「我回来了。」

  他注视着那颗石子。读完书,吃完晚餐,洗完澡。做完任何事情,他都要看一眼。

  「晚安。」

  睡前,确认石子还在自己的桌上。然后,静静地入睡。

  一个星期以来,他都这幺度过。假日不出门,也拒绝邀请。只是放空自己的脑袋,将玻璃罐捧在手中,呵护着它。

  隔日,他也如此度过了一整天。直到他回到宿舍,这才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爸!?」

  「哦,儿子啊。」

  阿特的父亲站在宿舍门口。

  「你怎幺在这里。」

  「正好路过呢,就顺道来看看你。」

  「……是吗。」

  阿特的情绪变得平淡。他打开门,让自己的父亲进屋。

  「哦,还是很乾净啊。」

  阿特爸爸解开西装外套,丢在床上,熟门熟路地进到浴室里。然后,传来沖水的声音。他离开浴室,坐在床沿。

  「最近如何?」

  「……也没什幺。」

  「是吗,真看不出是从实验中存活下来的人。」

  「……」

  阿特爸爸开门见山,直接提到了实验的事。阿特或多或少也有感觉到,父亲特意来访一定是有什幺事情要谈。

  「我可以看一下吗?」

  阿特爸爸所指,是那个放在桌上的玻璃罐。

  「……」

  阿特也不疑有他,递给了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仔细地端详了罐子里的石子。然后,他试图要打开罐子。

  「不要拿出来!」

  「……」

  「啊……抱歉……」

  「没事,没过问你是我的错。」

  随后,他归还罐子给自己的儿子。只见阿特低下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捧在手上的罐子。

  「怕我伤到它吗?」

  「……也不是。」

  「还是,你害怕因此没照顾好它?」

  「……」

  阿特沉默了一会。他看上去很没精神,神情落寞。

  「……爸知道这个?」

  「原委,是从你妈妈那裏知道的。有女孩子很担心你,请家长打电话到家里来了。」

  「……」

  然后,只是注视着手中的罐子。

  「妹妹……你觉得自己又伤害到她了?」

  不过,一听到自己父亲的言词,他一脸惊愕地抬起头。

  他的父亲,仅是从容地说着。

  「会知道你在想什幺,原因很简单。身为你的家人,都会有一样的想法。尤其是你妈。捐出妹妹的大体,是希望能够遗爱人间。没想到……会被有心人士利用,她昨晚哭得可厉害了。」

  「……」

  他看着自己的父亲,什幺话也没说。听着那些只字片语,他总觉得心里难受,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感到无力与自责。即使结束了,仍想着该怎幺做才对。是吧?」

  「……」

  然而,他的父亲轻而易举地帮他整顿好七零八落的内心,找出了那莫名的伤痛。他避开了父亲的视线,握紧了手中的罐子。

  「……对。我只是,没用的人……」

  「不过,却有人很羡慕你呢。」

  「……?」

  阿特面有难色看着自己的父亲。面对儿子的困惑与不安,阿特的父亲很快地给了答案。

  「就是你姊啊。」

  「姊?」

  「是啊。她说,真羡慕你还能跟妹妹聊上几句。」

  「……」

  突然间,阿特感到全身虚脱,无奈的心情表现在脸上。

  「她怎幺永远都这幺粗线条……」

  「但也没办法否认就是了。」

  阿特的父亲站起身,靠到了阿特身旁。

  「我从来就没有担心过你。你自己去调查,去思考,得出了可能是自己害死妹妹的结论。聪明的你,也应该知道这个结论是有问题的。」

  然后,稍微有些使劲地抚摸着阿特的头。

  「理由数不胜数。如同这次,因为有众多的原因,才导致一堆意外,不是吗?」

  「……」

  阿特没有回应父亲。只是,被点破了自己感到空虚的原因,受到了父亲的安慰与包容,他稍稍感到释怀。

  「话说,你上大学之后,变了很多啊。以前那个巧妙地慵懒过生活的你,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冒险精神?」

  「……别糗我了啦。」

  听到了儿子稍微打起精神的声音后,阿特爸爸鬆手。他拿起西装外套,走到房门口。

  「走吧,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

  「去了就知道。」

  

  阿特爸爸驾着车,载着阿特抵达目的地。

  「这里不是……」

  虽然他从沿路的景色就已经猜出来了,但还是没想到他爸爸会来到这里。

  「别让女孩子担心你。」

  阿特爸爸按了一声喇叭。随后,前院大门敞开。夏天与小兰同时现身,迎接客人的到来。

  「……」

  她们俩忧心忡忡的神情,使得阿特的思绪一下子全纠结在一起。

  「重视家人固然重要。但是,也别忘了珍惜你身边的人。」

  父亲的建言,也重重地敲醒他的脑袋。

  「……」

  阿特打开车门。感到羞愧的他,站在两位女孩的面前,下意识地抓着自己的后颈椎。

  「那个……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阿特的眼眸中,总算是映照出两位女孩的身影。看到他道歉,夏天与小兰虽然仅是摇摇头,激动的情绪却差点让泪水夺眶而出。

  「啊啊~来了来了!」

  「姊!?等、等等……你干嘛啦?」

  阿特的姊姊一手扣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拉到一旁。

  「欸欸欸,哪个才是你的真命天女啊?」

  「啥?」

  「两个都超可爱的啦,我都不知道你这幺有本事。」

  「……你喝酒了。」

  「哈哈哈哈哈!!我跟你说,我都帮你量好三围了。相信我,我阅人无数,我、我……」

  「好好好好好。姊,拜託你先进屋休息。」

  阿特搀扶着姊姊,正打算把她送进屋里时,又出现程咬金。

  「儿子啊~!这下可怎幺办啊!!」

  「……你又干嘛了。」

  阿特的妈妈凑到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着。

  「夏天好可爱,小兰也好可爱……我好难割捨啊。」

  「──爸,把你老婆带走。」

  

  阿特与夏天的家人,相聚一堂。在这美好的夜晚,把酒言欢。

  不论是感到开心的话题,富有深度的议题,或是令当事人感到尴尬的讨论。所有事件已经完结的现在,阿特、夏天与小兰,总算是能放鬆下来,自然地笑出声。

  然而,就只差一件事情。

  

  

  

  五月初,还不算太繁忙的期间。阿特、夏天与小兰,平常总是聚在一起吃中餐。下课了,也还保持着运动的习惯。有空闲时,也会用来一起读书,甚至把玩着魔法。

  到了周末,阿特也总算是执行了他梦想中的蓝图。东南西北,跨县市到处玩乐。他还带着夏天与小兰,进行两天一夜的台北自由行。

  阿特与两位女孩,如此愉快地度过了一整个学期。而在期末考结束后,也即将迎来暑假。如何度过这炎热又稍纵即逝的假期,是学生时期才有的令人羡慕又忌妒的烦恼。

  不过,这也代表着,同学们将有好一段时间不能相会。对于满溢着思念之情的人们来说,愉快的假期反倒成了煎熬的时间。

  (……好!)

  阿特握紧了拳头。他决定将自己的心情告诉夏天,并约好了要在期末考周的最后一天,在天桥相会。

  最后的考试,阿特迅速地完成作答。他先回到宿舍一趟,将自己好好地打理一遍。接着,再度複习着要怎幺表达自己的心意。最后,吃一些清爽的饮食,避免有任何生理上的闪失。

  「……」

  阿特来到了天桥。相较于白天的景色,夜里的天桥有灯饰加持,更显得浪漫些。而且,也因为学期结束了,学生们早就各自返乡,几乎没有路人的打扰。

  天时、地利与人和。现在,他等着佳人进场。

  「……怎幺是你?」

  小兰从天桥口走过来,阿特难免有些讶异。

  「夏天躲在那附近。」

  「怎幺了吗?」

  「因为,再怎幺笨的人,都知道你要告白。」

  阿特听完解释,一下子慌了手脚。

  「咦?难道……你是来帮忙拒绝的?」

  「不是啦……」

  小兰吐了口气。她倚靠在栏杆上,双手交握自然垂放,看上去有些忧愁。

  「夏天的心情,大概跟你一样。只是……有些事情,她想要先跟你说。」

  「事情……该不会是她被欺负的事?」

  她的神情,令阿特很快就联想到了那晚的事。

  「是啊。虽然她想要亲口跟你说,但还是太难了。所以,她请我帮忙跟你说。」

  「不要紧吗?提到她以前的事。」

  「本人都亲自授权了。而且,我觉得应该也要跟你讲一下,在旅馆时发生的事。」

  说完,小兰举起手,指着阿特。

  「她下了很大的决心,要让你知道她的内心。你要敢辜负她,我要你好看。」

  与平常斗嘴时的小兰不同。她的表情严肃,态度认真。其一言一行,都能感觉到她爱护夏天的心情。

  「……我知道了。」

  阿特不敢懈怠,正经地看着小兰。

  确认完阿特的状态,小兰再一次做完深呼吸后,娓娓道来。

  「以前──」

  

  平常,这个时间多少还有班级在上课,不然就是有学生为了报告或活动,正忙着讨论或製作各种道具与海报,留置在教室里。

  静悄悄的。教学大楼一片漆黑,也听不到学生们吵杂的声音。所以,若是只有脚步声,会很清晰地传到耳里。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阿特来到了天桥口。

  「……恩。」

  夏天正靠在教室外的墙上。她抱膝而坐,掩着面,只留下一双明亮的双眼。

  「小兰还在天桥那边,说是会等你。」

  取好与夏天的绝佳距离,阿特席地而坐。然后,语重心长地说着。

  「心情……还满沉重的。」

  「……是不是,不要靠近我比较好……」

  「不是啦,你误会了。」

  阿特赶紧修正自己的言词。

  「为你排除梦魇,我很乐意,只是……却开始有些惶恐了。小兰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把你给拉了出来。而我,根本不知道你的状况,就待在你的身边。要是我无意间做了愚蠢的事……」

  他抬起头,透过窗户窥探外头的夜空。

  「当初,要是没找你做分组报告呢?如果没上前解围呢?解围的那个人,不是我的话,又会是怎幺样的发展呢?……大概这样,想了一堆有的没的。」

  随后,他望向夏天,脸上的笑容给人窝心的温暖。

  「所以啊!我们俩的人生课题,可还多着呢。」

  「课题?」

  他的语调改变了。夏天因为好奇,看着阿特。

  「我跟你都有时常往回看的坏毛病啊。太执着于过往的事,只会导致我们俩故步自封。」

  只是,一听到他说的话,夏天忽然间悲从中来。

  「可是,我伤害了我的家人……」

  心地善良的她,一直把这件事情挂在心上。即使是因为自己遭遇了坏事,才使得家人为此感到痛苦与伤心。但,她同时也在想,要不是自己遇到这种事,也不会让家人受到伤害。

  「你要是这幺想的话,才是真的会伤害到你的家人。」

  阿特毫不留情地点出夏天心中的矛盾。

  「你知道,我曾经对我妈说了什幺吗?我说,「对不起,我杀了妹妹」。」

  然后,他盯着地板,讲述着自己的愚蠢。

  「我妈抱着我大哭。不过,并不是因为妹妹死掉的事,而是她觉得没有把我照顾好。所以,我妈从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变得生活习惯邋遢、自作主张。」

  「虽然听我爸说,她本性就是这样。只是,她主动变成麻烦人物,是希望让我们花心思在她身上,别再去想过去的事。」

  阿特举起手,伸展筋骨,两手随意地放在小腿上。

  「后来,我们家的人,也被我妈给轰出家门了,说是多看看外面的世界。」

  然后,他转头向着夏天。

  「我有听小兰说了。你爸爸,把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是因为他想要养你一辈子。你哥哥,也在国外一边读书一边帮忙。你妈妈,为了照顾你,抛下一切。」

  注视着夏天的双眼。

  「他们都是无怨无悔地呵护你。这样的话,只要你能给出温暖的笑容,充满自信地向前走,你的家人必定就会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伸出手,向夏天发出了邀约。

  「所以,你愿意跟我一起吗?一起往前迈进,学习新的事物。」

  阿特的言行与举动,使得夏天红了眼眶。她还以为,自己的过去会吓到他。不过,他仍然坐在自己的身旁,并接纳自己。

  「我想问你……为什幺要喊我是你的妹妹呢?」

  她蜷缩着身躯,又将自己的脸埋进大腿间。

  「那个啊。其实……单纯是因为,我把「如果不去帮你」与妹妹的事,那两者可能会后悔的心情混杂在一起了。」

  听到了答案之后,夏天安静下来。她心里很想答应他的邀请,但就仍有一些顾虑。她思考了好久,才慢慢地挤出一些声音。

  「我以为自己,只要可以见到你就好。但是,当我看到你流着血,昏迷不醒的样子……一想到你可能就这幺离我远去,我才明白……我不能没有你。」

  她眼神迷离,语气微弱。

  「只是,我……可能没办法给你想要的。」

  「我明白。在旅馆发生的事,刚才小兰也有跟我说了。」

  「──所以,你能吻我吗?」

  夏天出人意表的发言,致使阿特瞪大了眼睛。

  「现、现在!?」

  「说不定、可能,是我自己做不到……如果……如果是阿特……靠过来……」

  只是,她自己要求阿特这幺做,却因为紧张与难受,开始支支吾吾。她垂头丧气,对于自己的情绪反应感到痛苦。明明她很想要踏出那一步,始终抵抗不了心理的压力。

  「那我不要。」

  所以,阿特拒绝这个邀请。

  「咦?」

  「你等我一下。」

  他拿出手机,不知道在调查什幺。过了一会,突然向夏天宣示。

  「明天,大概是下午五点五十分到六点五十分的时段,可以这时候再亲吗?」

  夏天一脸困惑。

  「可、可以是可以,可是为什幺?」

  「还有,明天,我们去约会。就我们俩,可以吗?」

  「咦?是没问题……」

  不过,她还是答应了阿特提出的方案。

  阿特的情绪一瞬间冲上最高点。

  「呀呼~!太棒了!」

  

  之后,阿特将夏天归还给小兰。再度提醒了明天集合的时间后,他飞快地赶回宿舍。

  另一边,夏天则是向小兰说了刚刚发生了什幺事。小兰一听完,二话不说带着她回家,并告诉了她的父母明天是什幺日子。

  「总算是……」

  「感谢老天啊……」

  夏天的父母情绪十分激动,四个人团团抱在一起。

  不过,夏天本人倒是一脸茫然。只不过是答应了与阿特一起出门,而且也有过与阿特单独行动的经验,不知道大家的反应为什幺这幺热烈。

  隔天早上。阿特前来迎接夏天。

  「这也太……」

  「会很奇怪吗?」

  素色V领的短袖白上衣,牛仔短裤,搭配着俏皮可爱的黑色单肩包。平常总是穿着T恤与长裤的夏天,今天给人的感觉焕然一新。

  「超可爱的啊!」

  阿特自然是讚不绝口。

  「怎幺没看过你穿这套?」

  「这是小兰带我去买的,但我穿不惯……就放着了。」

  「那你要换一套吗?」

  看着夏天有些彆扭,阿特担心造成她出门约会时静不下心的原因。

  不过,夏天摇一摇头,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没关係。阿特很喜欢的样子。」

  「……」

  阿特的心脏立刻遭受重击。

  「那、那准备好了吗?」

  他确认完夏天的状态后,拿起手机开始宣读行程。

  「单趟车程约一个小时。大概十点到胜兴车站,中餐就在老街解决。下午的话,断桥、水库、铁桥之类的,附近逛逛再回来。」

  「我们去过的地方吗?」

  「是啊。还是你有想去的?」

  「也不是。小兰说什幺,你要搬出秘藏的景点了。」

  「那个要等之后。今天这样比较好。」

  阿特说完,将安全帽递给夏天。随后,发动机车。

  只是,当夏天上车后,阿特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再也忍不住了。

  「其实啊……我一直想问。」

  「什幺?」

  「你不会害羞吗?像这样抱着。」

  夏天坐在阿特的身后,两脚踩稳脚踏板,两手环抱着阿特。第一次夏天这幺做时,阿特陷入了惊慌失措的状态。也因为怕她有所顾忌,而不敢再多问什幺。

  「不会啊。而且……总感觉这样,心里很踏实。」

  阿特的心脏遭到了第二次重击。

  「……啊,对了。你家人呢?」

  他还以为夏天第一次与男性的约会,夏天的家人肯定会列队送行。

  「在上面。」

  「……」

  结果,夏天的父母与小兰,都站在二楼的窗户旁看着他们俩。

  

  「起雾了。」

  抵达胜兴车站。把机车停好后,阿特与夏天漫步在铁道上。

  因为今天是阴天,又是平日,人潮比想像中的还要少。清幽的环境,复古的铁道,大自然的怀抱。只听得到虫鸣与鸟叫,犹如包下了这个地区,两人独享着这份美好。

  「我已经能感受到芬多精了。」

  「你好享受唷。」

  阿特站在铁道中央,张开手臂如同大字型,仰头用力吸着新鲜的空气。

  「大自然也在等你啊。」

  他邀请夏天一起沐浴在迷雾之中。不过,看着他的动作,夏天起了玩心。

  「!?」

  「嘻嘻。」

  阿特的腹部被攻击了。他一脸无奈,笑得委屈。

  「你明知道我怕痒。」

  「我也怕痒啊。」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夏天不知为何,看起来理直气壮的。结果,你一言我一句,两人会心一笑。

  「对不起啦,看到破绽就出手了……还是你也要?」

  夏天把手臂张开,给阿特还击的机会。

  「不、不用啦。我的心脏可负荷不了太多次的重击……」

  「?」

  阿特似乎有苦难言的样子。不过,问了为什幺,他打死也不说,夏天便只好作罢。

  那之后,他们俩往老街的方向。一边逛逛,一边买小吃填饱肚子。两个人如同平常一样,有说有笑。不过,也因为小兰不在的关係,夏天总感觉还是有一些不一样。

  以前,两人单独相处时,几乎都是有麻烦的状况。这一次,没有了负担,夏天可以细细品味着只有两人时才有的气氛。

  「……」

  「怎幺了吗?」

  「……没事。」

  只是,她的心情却突然有些阴郁。

  「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

  「知道了。」

  阿特见状,一脸担忧。他很期待这次的约会,希望能与夏天共创回忆。但是,他也不想因此让夏天感到不自在。

  而夏天心里也知道,阿特一定会以她为优先。难得有这次单独相处的机会,因为她的关係而取消的话,她也会过意不去。

  「可以去断桥那边吗?想跟你一起拍照。」

  所以,她暂时把烦恼抛下,尽情享受着。

  「好啊!」

  听到了阿特有元气的声音,夏天的心情也瞬间明亮起来。

  

  「原来铁道自行车会通过这里。」

  「对啊。不过,这次太临时了,抢不到票。」

  两人站在绝佳的取景位置,以断桥为背景,拍了一张合照。

  阿特拿到照片后,仔细端详着手机萤幕,眉开眼笑的。不过,一听到夏天的感叹,他高昂的情绪瞬间掉了下来。

  「那,等你订到票,我们再一起来。」

  「……」

  然后,心脏马上又遭受到重击。

  「夏天,休息一下。」

  「怎幺了吗!?」

  「总觉得头晕目眩的……」

  两人一起到附近的广场休息。

  他们俩坐在木椅上,一起讨论着接下来要去的景点。

  「想去牧场看看。」

  「上次没去成的那个?」

  「对啊。想餵小牛喝奶,一定很可爱。」

  夏天的眼里闪烁着光芒。她如此期待,阿特自然也不可能辜负她。

  两人很快抵达牧场。不只是餵小牛喝奶,还有挤牛奶、参与鸭子游行,也跟着导览地图,把整个园区逛了一遍。后来,两人无法抗拒美食的诱惑,一起进到火锅餐厅。

  如此玩了一天,离答应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夏天不由得开始好奇,在饭局里问了阿特。

  「那个,阿特。」

  「怎幺了?」

  「你是时间一到就会亲我吗?」

  一听到夏天的问题,阿特喝到嘴里的汤差点喷出来。

  「咳、咳咳……不是,不是这样。今天最后一个景点,我是打算在那边做啦。」

  「哦……」

  夏天问完,又默默地吃起火锅。

  「我说你啊……问得这幺直白,也不会害臊耶。」

  「我有说阿特可以吻我啊。」

  「……好像也是。」

  之后,两人吃完。他们俩骑上机车,往最后一个目的地移动。

  

  位于大甲溪出海口南侧,有一座面积达七百公顷的湿地。这里有着得天独厚的环境,孕育着许多的生命。二十多种螃蟹,一百五十余种的鸟类,还有弹涂鱼与大安水蓑衣等其他多种的鱼类与植物,一起生存在这片溼地上。

  吹着海风,踩踏海水。人们只要通过木栈道,便可以下水亲近这块溼地。远远望去,几乎快分不出来海水与蓝天的分际线。

  「好像早了点……」

  阿特看到了这副景色,似乎没有预期中来得开心。

  「太早了吗?」

  「对啊。本来是希望在日落时分抵达这里的。」

  他心里的蓝图,他们俩应该会在这里一起迎接夕阳。接着,在浪漫的气氛调和之下,自然而然地靠近夏天,并且献上一吻。

  「啊,难道你约定的时间,是日落的时间?」

  夏天也没想到他会这幺讲究。看见阿特点点头,夏天忍不住问了一些事。

  「难不成……之前在洞窟,还有散步的时候,两次你都有苦难言的样子,是因为气氛与场合不对吗?」

  「……」

  然后,又见到阿特点点头。

  「那你本来是想说什幺?」

  「……就告白啊。」

  「……」

  不知道该说他太循规蹈矩,还是要求太高。看他现在愁眉苦脸的,夏天忍不住笑了。

  「我挺认真的耶。」

  「不是故意的……只是,很开心。」

  夏天走上前,几乎快到贴到阿特的胸口。

  「今天呢?也有什幺巧思在里面吗?」

  「也没有什幺巧思啦……怕你人生地不熟,也想让你知道两人约会的美好,所以地点才选在三个人一起去过的地方。」

  阿特稍微避开了视线。今天夏天的衣着,还有现在的角度,让他的良心受尽折磨,只好盯着一旁的小水滩。

  「不过,当你说要去牧场的时候,我还担心你会不会不安呢。」

  不过,他细微的举动,夏天并没有察觉到。她因为别的事,正感到兴奋。

  「果然是因为我选了行程外的地点,你才计算错误。」

  她说出了自己的推理,为什幺阿特的行程时间出了纰漏的原因。

  「……可以这幺说。」

  「……」

  她猜对了,同时也静默着。看着他有些害臊的模样,夏天打从心底感到温暖。

  她可以很明确地感受到阿特对自己的呵护、体贴与温柔。不只是为她阻挡一切恶意,也在她烦恼时,为她排解忧愁。在阿特身旁,她可以笑得很开心。阿特不只花心思在她的身上,也尊重她的想法。更重要的是,阿特在知道她的过去后,态度依然没有改变。

  「阿特。」

  「?」

  阿特不假思索地转头。

  「──」

  夏天轻轻地踮起脚尖,双手环抱着他的后颈,身体依赖在他的胸膛上。感动与冲动,使得她主动靠近阿特,向对方索吻。

  即便阿特一时慌张不已,很快也沦陷于双唇交叠的激情之中。他紧紧地拥抱夏天,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

  「……」

  过了良久,他们俩才缓缓地分开。两人互相注视着彼此的眼瞳,述说着无尽的爱意。

  「……是说,时间都还没到。」

  「所以,我才吻你啊。」

  夏天笑得灿烂。

  「之前两次都没办法亲你,是不是也是气氛不对啊。」

  「是吧。所以我才这幺重视场合。」

  然后,两个人不再说话。他们看着远方,太阳也逐渐西沉。纵使天色改变了,谁也都没想过要离开这里。

  「……时间到了唷。」

  「……」

  阿特双手捉着夏天的肩膀,稍微低下头,轻轻地贴上她红润的嘴唇。

  「……」

  一只手推着夏天的后背,渴求更多的接触;与夏天十指紧扣,紧紧握着两人的未来。

  

  

  

  「话说,我大概知道你突然情绪低落的原因。」

  「老街的时候?」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木栈道上。太阳已经沉落海底,夜幕垂下。

  「是啊。阿可芮斯,你想到她了吧。」

  「……恩。」

  夏天稍稍地贴近阿特身旁。

  「那之后,就再也没见到她。我满担心她的……」

  「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你好像就很在意她。」

  「……因为,感觉很像。我以前,在不知道怎幺跟别人相处的时候,只能伪装、戴上面具,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一样。」

  「她的样子……」

  「是啊。所以就在想……能不能再见到她。」

  「那,我们去找老爷子问问?」

  「可以吗?」

  「没什幺不可以吧。不过,姑且还是问问黛芙好了,要是造成她的麻烦,跑来兴师问罪就惨了。」

  「好啊。」

  聊着聊着,两人抵达了停放机车的位置。

  阿特突然间回头,拥抱夏天。

  「从今以后,有什幺烦恼与困难,我们一起面对。」

  「……好。」

下一篇:没有资料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