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外传玩法 > 正文

零幻系列 零幻岚剑使DC 第二章第七节 颠倒错位的镜像 2-7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31 22:03:32

作者的话:

  由于这场决斗很长,也在这回划下句点。建议先从2-5开始重看,比较有连贯性。

前情提要:
  一度失势在与风的战局的X试图反击,仍被风识破意图而无果,渐被风逼入死胡同,究竟这场决斗的去向是?


2-7

  一举抽起六张卡,险些灭了风的场面。X在逆境时使劲的攻势,实着让风捏了把冷汗。他也与X一样,看出了能改走向废品破坏王的路线,也能理解到X不怎幺做的理由。

  但是,果然如他所料,X还是放不下──无论是过去的事,还是这场决斗。

  「我的回合,抽牌。」(风手牌:0→1)

  「以星尘充能战士为对象,我发动扬岚的掌帆手的效果。将星尘充能战士返回额外。」

  「解放同步怪兽『星尘充能战士』,连锁发动陷阱卡『同步障壁』。同步障壁可以解放自己的场上一体同步怪兽来发动。直到下个回合结束前,给我的伤害都是0。」(巨岩斗士ATK:4300→4400)


同步障壁 通常陷阱

解放我方场上一体同步怪兽发动。

直到下个回合的结束阶段前,我方受到的伤害变成0。

  风望着同步障壁看了好一会,X知道他是在思索着对策,现在的局势只能称上是且战且走。虽又留了一口气在,但若未能发起有效的反击,只不过是无意义的拖延时间罢了。

  多次的进行攻击,想要结束这场已然失去意义的决斗,却在濒临极限时溃解。风暗暗想到,或许冥冥之中有某股力量在支撑X前进,他不清楚那股力量的正体;但想来不可能是极光灵,倘若真是如此,极光灵的行为便失去了意义。

  「以参谋为对象,发动腾龙的效果。将参谋覆盖。」

  「将参谋反转召唤。接着,这张卡有同名卡以外的『六武众』怪兽存在时,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特殊召唤『真六武众-鬼斩』。」(风手牌:1→0)


真六武众-鬼斩 地 LV4 效果怪兽 战士族 ATK/1800 DEF/500

(1):我方场上存在「真六武众-鬼斩」以外的「六武众」怪兽的场合,此卡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

(2):我方场上存在两体以上除此卡以外的「六武众」怪兽的场合,此卡攻击力上升300点。

  「将鬼斩和参谋一同解放,发动参谋的效果,抽两张卡。」(巨岩斗士ATK:4400→4600)(风手牌:0→2)

  「发动魔法卡『精锐尽出』,这张卡可以根据我墓地『六武众』怪兽的属性种类来适用效果。我现在墓地有六种属性的六武众怪兽,因此效果全部适用。」(墓地六武众属性种类:紫炎、狂枪(闇)、御家人(水)、诚刀(炎)、鬼枪、参谋(风)、鬼斩、师範(地)、斩侍(光))(风手牌:2→1)


(本作原创)精锐尽出 通常魔法

此卡名的卡一回合只能发动一张。

此卡的效果根据我方墓地「六武众」怪兽的属性种类适用以下效果。

●两种以上:我方生命值回复2000点。

●四种以上:选择我方墓地一体协调以外等级4以下「六武众」怪兽发动。特殊召唤选择怪兽。

●六种:我方抽两张卡。

.

  「两种以上的场合,我的生命值回复2000点。」


  (幻羽风LP:7200→9200)

  「四种以上的场合,将墓地一体协调以外的『六武众』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御家人。」(巨岩斗士ATK:4600→4500)

  「六种的场合,我从牌组抽两张卡。」(风手牌:1→3)

  决斗怪兽的对局总体要旨在于攻其不备,用超乎局势、思维的方法进行攻击,使对方难以招架。风的局势原已佔了绝大的优势,现又更提升一步;虽不可能至预定调和的境界,但只需将场面调整至X无法破解便确立了胜利。

  「捨弃一张手牌,发动御家人的效果。从牌组特殊召唤『六武众-乱丸』。」(风手牌:3→2)


(本作原创)六武众-乱丸 光 LV3 协调/效果 战士族 ATK/1200 DEF/0

此卡名的(1)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此卡召唤‧特殊召唤的场合,选择我方场上一体「六武众」怪兽发动。选择怪兽与此卡的等级变成4。

  X在恍惚间注意到了,风所丢进墓地的卡片──「超限驱动」。虽风的额外牌组确实有着刀鬼这样的同步协调怪兽,但六武众投入的效益理当很差,一股违和感不禁油然而生。



超限驱动 速攻魔法

「超限驱动」一回合只能发动一张。

(1):将我方场上一体同步协调怪兽以及一体协调以外的同步怪兽回到额外牌组来发动。

从我方额外牌组无视召唤条件特殊召唤一体等级和该两体怪兽的合计等级相同的同步怪兽。

  「以御家人为对象,发动乱丸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选择自己场上一体『六武众』怪兽。这张卡和选择怪兽的等级变成4。」(六武众的御家人LV:3→4 六武众-乱丸LV:3→4)


  「召唤条件为光属性协调怪兽和协调以外的怪兽一体以上!等级4的『六武众的御家人』和等级4的『六武众-乱丸』同调!同步召唤,肃清教士!」身披皂袍,十字立中。腰际挂剑,为击打异己,遂疾出鞘;颜上面具一分为二,侧露出他半边的颜,俨肃凛然。(巨岩斗士ATK:4500→4700)


(本作原创)肃清教士 光 LV8 同步/效果 战士族 ATK/2700 DEF/2000

光属性协调+协调以外的怪兽一体以上

(1):一回合一次,对手发动从额外牌组特殊召唤的怪兽的效果时可以发动。我方从对手额外牌组中选择一体与该怪兽相同种类的怪兽送入墓地,该怪兽这回合无法攻击。

(2):此卡在场上表侧表示为限,我方不会受到此卡攻击力数值以下的战斗‧效果伤害。

   「将掌帆手转为攻击表示。战斗,腾龙攻击覆盖的废品同步者!」


  (真六武众-腾龙ATK:2200  vs.  废品同步者DEF:500)使乱剑刃,却未动半步;速将刃收入刀鞘,欲狂颤,如乱弦急动,斩波动而愈出,将废品同步者的躯体切裂成二段。

  「覆盖两张卡,回合结束。」(巨岩斗士ATK:4700→4800)(风手牌:2→0)


T7结束阶段

X LP:1100


前场:无


后场:三张未知覆盖卡(其中两张为心镇壶的对象,不能发动。)

手牌:4

幻羽风LP:9200


前场:巨岩斗士(攻击力4800,表侧攻击表示)、真六武众-腾龙、扬岚的掌帆手、肃清教士(皆为表侧攻击表示)


后场:心镇壶(表侧表示)、两张未知覆盖卡


手牌:0

   好似要反转战局的连续抽牌,牌组却未能回应X的想法。决斗行至此等局面,可谓满目疮痍;无论是他的精神,亦或他的卡片们,都已没有退路。


  X惦记着过往的回忆,如此难堪的决斗恐怕只会被直人笑话。但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能撑到此时仍未败北;想了一会儿,理出是牌组在背后推了他一把,牌组确实回应他了。秉持着不服输的意志,互相相扶至今,但他的卡片与他一样,遍体鳞伤。

  了解到战灵们的痛楚,X自有无穷悔恨,或许与Data所言一样,他的觉悟禁不起确认。

  「我的回合,抽牌。」(X手牌:4→5)

  X原先保持着不想让战灵受伤的想法,倘若抽到的卡无法改变战局,便捨弃此局的胜负,自行认输。他的温柔让自己允许抛弃身为决斗者的自尊,只为「保护」而存。

  但与此同时,他抽到的卡却又与他产生了共鸣。

  「真不敢相信,又输了!」

  「静奈你才刚学决斗吧?如果你能轻鬆赢过我,那我可真没面子。」

  「不不,我有好几次都快要赢了。但是在你发动这张卡之后,我就一定会输!」

  「『贪欲之壶』啊,没有差,这张卡就送你吧。我还是会赢的。」

  「神气什幺啊,看我怎幺打败你。」静奈拿过X手上的贪欲之壶放进决斗;但她不够谨慎,在置入时出了偏差,使得右上角折了个痕。

  「喂喂,你这样子对待我的卡喔……」

  过去的回忆一拥而上,无法止息。

  「这些回忆,对你而言是重要的回忆吗?」

  回望片刻,不知何时X已置身于和极光灵独自交谈的空间。

  「这是我少数能为你做的事情,把这两张卡和过往的回忆收集起来。」

  「这些回忆对你而言,应该是很重要的回忆;但这些回忆使你痛苦,那就是没有用的记忆。那天过后,你不再去想起这些回忆,而是想起那件惨案。究竟,哪个回忆比较重要呢?」

  灵魂的缺口沾染了黑暗,自事件发生后,X便将过往的回忆逐至内心的一隅。每每回想,便忆起那桩惨剧,众多回忆瞬时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静奈他们……是否会原谅我呢?」

  X强忍情绪说出,这个问题他想过无数次。若是,当时还能挤出最后一点力,或许静奈就不会死;要是,他有更早发现汤生的问题,或许整件事情都不会发生。

  「答案,你自己应该很清楚。我的话也说完了,接下来就交给你自己了。」

  留下X一人,在那无光的境界中独自思考。X跪了下来,他施不上力;即便过去的事情都一了百了,他依旧难以再次站起来。

  作为人的选择,总是有千万种差错。X在决斗中,第一次自主丧失了机会,风便不再给予他第二次机会;但旁生的希望,也被他自己放走了。就如X过去没能达成的那些选择,或许会引向不一样的未来,但他只能遥望过往的错误。

  这份懊悔,迴荡了十年,终又再度甦醒。

  「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去后悔过去的选择有什幺用嘛。」一只手强拉着X的手,他站了起身,惊视对方。

  留着一头赤红的中分髮,与那直爽的笑容,是曾与X在决斗上争一二的男人。眼前的这人究竟是不是直人?X不明白。

  有形之物从直人的脸上剥落,延至身体。

  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艳紫的飘逸长髮披在X的肩上,他认得这秀髮;曾有一段日子,静奈会从背后这幺靠在身上。

  纤细的素手自背后延至X的胸前交叠,但X很快就注意到,那双手于指端处开始凋零,毫不留情的。

  「去吧。」耳边告予轻语,乃是世上最温柔的一句话。

  「他们的心……没有死……确实的在这里。」X泪声俱下,他清楚的明白,这是不是真实都无所谓。只要他自己相信,那即是真实的。

  同时,他也理解到,总算寻得属于自己的答案。

  二人消逝,但却幻化成红蝶与紫蝶,在无光的境界之中纷飞。

  像是引导X前进似的,他循着二蝶的轨迹行径,终在一个点停下。随后二蝶消失无影,周遭无光,他也不清楚此地为何处。

  但X明白,只能前进。这是那二人为自己所开创的道路,他心无迷网,伸出手碰至前方,觉有其门。

  使力一推,门扉应声开启,光辉一览无遗。


  群星烁灭,黯淡无光,飘旋的卡纷纷坠落。消失无蹤的碎镜俨然落地,掷地有声;身旁的大石,也消散成粉尘,随风即逝。

  X站立在那一方,不再动作;眼眸中失去一切的色彩,也感觉不出其意识,恐怕他已经力竭,再无战斗的气力。

  风强抑内心激起的涟漪,究竟是为了什幺才需要决斗到这个地步呢?以胜负相逼,竟让X走向绝路,是他至现在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信拭去他眼角的泪痕, Data曾说过风和X会在这场决斗将答案给出。他早已料想到,失去了过往,亦失去未来之人,答案只能是这个下场;除此之外,并没有预想过其他的答案。

  霎时,列缺青闪,飞疾岔落,当中一支击中X身上,电流劲走而不止。然他支雷电落地好似无处逃窜般,又回击到X身上。

  「X……难道你也是……」风惊视光芒,从中感觉到了似曾相识的力量。

  青光乍现,遂朝中收束。光芒汇聚在X的右手上,化作靛色岔型闪电状的纹章。更让风吃惊的是,X的左手高举着──那份象徵着决斗者的骄傲;看上去有些破旧,但无庸置疑的,他做为决斗者又回归了原点。

  且X的眼眸流露出无畏、坚忍不拔的意志,风和极光灵一同等待的正是此刻。

  「看来,不需要再说什幺了。」风嘴角些微扬起,他所期望的「胜利」已然完成,当然X也是。

  「是啊,确实不需要了。我会夺下这次的胜利。」

  「不,会赢的是我!在你的准备阶段,以墓地的紫炎为对象,发动陷阱卡『六武众推参!』。将紫炎特殊召唤,但是回合结束时破坏。」(巨岩斗士ATK:4800→4700)


六武众推参! 通常陷阱

选择我方墓地存在一体「六武众」之名的怪兽发动。选择怪兽从墓地特殊召唤。

因此效果特殊召唤的怪物在该回合的结束阶段时破坏。 

  「封锁同步怪兽的攻击,变更形式妨碍展开以及把魔陷发动封锁吗……但是,这样如何呢?我召唤『废品破坏者』。废品破坏者可以在这张卡召唤成功的主要阶段,将这张卡解放来发动。到回合结束前,场上所有表侧表示的怪兽效果无效化!」(X手牌:5→4)



废品破坏者 地 LV4 效果怪兽 战士族 ATK/1800 DEF/1000

(1):此卡召唤成功的主要阶段,可以将此卡解放来发动。场上所有表侧表示的怪兽到回合结束前效果无效化。

  截至目前为止,风一路压制着局势;但他明白现时气场正在流变,若不赌上一切,便无法获得战胜的荣耀。


  「真有一手……我发动腾龙的效果,将废品破坏者覆盖!」

  「除外墓地的『洗牌苏生』,以自己的这张盖卡为对象,将这张卡返回牌组,抽一张卡!由于是发动魔法卡的效果,而不是把魔法卡本身发动。所以紫炎不能无效。」(X手牌:4→5)

  「以你场上的紫炎为对象,发动魔法卡『同步解除』。将选择怪兽返回额外牌组,那之后将那同步怪兽的同步素材从我方墓地特殊召唤。当然,我的墓地没有相对应的同步素材,所以不处理特殊召唤。」(X手牌:5→4)

  「发动紫炎的效果,一回合一次,让魔法‧陷阱卡的发动无效并破坏。」

  「以墓地的『星尘突击战士』、『星尘充能战士』、『硝基同步者』、『等级战士』和『皇道战士』为对象,发动魔法卡『贪欲之壶』。选择墓地五只怪兽返回牌组,抽两张卡。」(X手牌:4→3)(巨岩斗士ATK:4700→4300)

  五只怪兽返回各自的位置,X双指按着顶端,且闭着双眼。他身为极光的契约者,对战灵与自己的联繫已不在话下,但此刻他不仅连繫着战灵,也承载了静奈等人的意志,与通往未来的道路联繫着。


贪欲之壶 通常魔法

(1):以我方墓地五体怪兽为对象发动。那些怪兽返回牌组洗牌。之后,我方从牌组抽两张卡。

  X指间夹住的两张卡与他的纹章一齐共鸣,看似彼此交融却又相互牵引,当中力量蕴含的智慧,风自是无法参透。


  X将卡奋力抽起,一眼都不看的直接将卡高举道:「我发动仪式魔法『雷霆的仪式』!」(X手牌:3→5→4)


(本作原创)雷霆的仪式 仪式魔法

「雷霆之神-宙斯」降临必要。

(1):解放场上合计等级12的同步怪兽,或是除外墓地的同步怪兽来代替,仪式召唤一体「雷霆之神-宙斯」。

(2):将墓地的此卡除外发动。将牌组风、水、炎、地、光、闇属性怪兽各一体依照自己喜欢的顺序放至牌组最上方。使用此效果的剩余回合,我方不能从牌组抽牌。

  「仪式怪兽……?」


  「这张卡可以解放自己场上等级合计12的同步怪兽,或是将墓地的同步怪兽除外作为代替,将『雷霆之神-宙斯』仪式召唤!」

  「我将墓地的等级10的『星尘战士』和等级2的『方程式同步者』除外。仪式召唤!雷霆之神-宙斯!」(X手牌:4→3)(巨岩斗士ATK:4300→4200)天变地异,阴云密布;闪电频发,轰鸣乱奏,电火交狂至飞闪之境地。闢开众云,内有一人,肩纱半披,露出半边的胸膛。他白髮垂髫,眼带不朽的光辉,浑然有雄霸之气;且乘云而来,持矛状物,上有青雷游走。他一高举,闪电便伺机而动,已然是天之主宰。


(本作原创)雷霆之神-宙斯 神 LV12 仪式/效果 巨神族 ATK/4000 DEF/3500

以「雷霆的仪式」降临。

此卡仅能以仪式召唤来特殊召唤。

(1):此卡仪式召唤成功的场合可以发动。将墓地‧除外一体为了仪式召唤此卡所解放或除外的怪兽无视召唤条件特殊召唤。

(2):一回合一次,我方的主要阶段可以发动。对方场上所有卡片破坏,此卡的攻击力到回合结束前上升破坏卡片数量x1000。

  高耸在风面前的是别于次元般的存在,各种方面都是。X寻回他所丢失的心,进一步集结而来的结晶竟与他的所拥有的力量不相符合;令风摸不着头绪,即便想与其对抗,也无所从之。


  「以除外的『方程式同步者』为对象,发动宙斯的效果。这张卡仪式召唤成功的场合发动。将为了召唤宙斯而解放或除外的怪兽无视召唤条件特殊召唤!回来吧!方程式同步者!」

  「宙斯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破坏对手场上所有卡片,每破坏一张,攻击力到结束阶段前上升1000点!肃清教士的效果只能针对从额外牌组特殊召唤的怪兽,能扛下这个效果就来吧!」宙斯高举闪电火,呼雷而下,瞬时万雷轰顶,直击风的场面。

  「发动反击陷阱『六呎琼勾玉』,我方场上有表侧表示的『六武众』怪兽可以发动。将带有破坏效果的卡片效果发动无效并破坏!」阴阳二玉交叠,灵力遽增,结出重重屏障;一举倒弹万雷,击穿宙斯,寻无尸迹。


六呎琼勾玉 反击陷阱

(1):我方场上存在「六武众」怪兽,对方发动破坏卡片的怪兽效果‧魔法‧陷阱卡时可以发动。将该发动无效并破坏。

  「怎幺样,我可没那幺容易被击倒。」


  「我也是,宙斯虽然被破坏,但意志仍会承接下去!」

  虽见X踌躇满志之况,令风雀跃不已;然X的举动浑然充斥着一股迥异感,彷彿刻意将宙斯作为诱饵般,仅为了让他的战术能够确实现身。风意识到,自己若看清X真正用意之时,便会败北。

  「发动魔法卡『死灵同步』,可以透过将墓地一体协调以及最多两体协调以外的怪兽除外,从额外牌组以同步召唤的方式特殊召唤一体与除外怪兽等级合计相同的『星尘』怪兽。」(X手牌:3→2)


死灵同步 通常魔法

(1):除外我方墓地一体协调和最多两体协调以外的怪兽,从额外牌组将一体与除外怪兽等级合计相同的「星尘」怪兽视为同步召唤来特殊召唤。以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效果无效化。

  「我将等级6的『硝基枪骑』、等级1的『调律的幻术师』和等级1的『异次元的精灵』除外,将『星尘龙』同步召唤!」龙斗士脱去外在的束缚,剑刃、装甲、拳套全数粉碎,寻回真正的自我。双翼展形,好似薄纱挟带星屑,翱翔天际。(巨岩斗士ATK:4200→4100)


  「召唤条件为同步协调怪兽和『星尘龙』!等级8的『星尘龙』和等级2的『方程式同步者』同调!从被命运禁锢的枷锁解放,回应吾心之呼应!降临吧,流星龙!」众星一连,聚集而来的星辉全部合而为一。星芒交织,显出龙形,乃为晶莹透彻之体,臂膀至中躯健硕雄大;双翅扁长,展翼翱翔。且躯干间尚有青碧光辉之星花无间断发散,同雪一般。


流星龙 风 LV10 同步/效果 龙族 ATK/3300 DEF/2500

同步协调怪兽一体+「星尘龙」

(1):一回合一次可以发动。确认我方牌组上方五张卡并返回牌组,这回合,此卡能够做出与确认卡片中的协调怪兽数量等同次数的攻击。

(2):一回合一次,破坏场上卡片的效果发动时可以发动。将该效果无效并破坏。

(3):一回合一次,对手怪兽攻击宣言时以该攻击怪兽为对象可以发动。场上的这张卡除外,该次攻击无效。

(4):以(3)效果除外的回合的结束阶段时发动。将此卡特殊召唤。

  流星龙像是回应X的这份心情,直奔霄汉当中,散去一切的灰霾。


  二人对决斗的价值观极其相近,彼此皆无说谎的空间;比起话语,决斗更能打动他们的心坎。因此,风明白这个光景──便是自己败北的前兆。

  「看来,是你很珍惜的怪兽……但是在肃清教士的面前,流星龙绝对没有机会发起多次攻击!」

  「不试试看怎幺知道!捨弃一张手牌,发动墓地喷射同步者的效果。喷射同步者可以透过捨弃一张手牌,从墓地特殊召唤,用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这张卡离场时除外。」(X手牌:2→1)

  「发动场地魔法『星光交叉点』。解放喷射同步者,发动星光交叉点的效果!」(X手牌:1→0)


星光交叉点 场地魔法

「星光交叉点」的(1)(2)效果一回合可以各使用一次。

(1):可以解放我方场上一体协调怪兽来发动这个效果。从牌组将一体与解放怪兽等级相异的「同步者」怪兽特殊召唤。

(2):对手回合,我方从额外牌组将同步怪兽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以场上的一张卡为对象发动。将那张卡片返回持有者的牌组。

  「星光交叉点可以透过解放自己场上一体协调怪兽,从牌组特殊召唤与解放怪兽不同等级的『同步者』怪兽。我将『同步者搬运员』特殊召唤!」



同步者搬运员 地 LV2 效果怪兽 机械族 ATK/0 DEF/1000

「同步者搬运员」的(2)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此卡在怪兽区域表侧表示为限,仅有一次在通常召唤之外,可以在我方的主要阶段追加一体「同步者」怪兽的召唤。

(2):此卡在怪兽区域存在,此卡以外的「同步者」怪兽作为战士族或机械族同步怪兽的同步素材时可以发动。在我方场上特殊召唤一体「同步者衍生物」(机械族‧地‧星2‧攻1000/守0)。

  「除外墓地的『冲锋战士』,并以墓地的『废品同步者』为对象发动。这张卡可以将自身除外,将墓地一体『同步者』怪兽回到手牌。我将废品同步者回到手牌。」(巨岩斗士ATK:4100→3900)(X手牌:0→1)


  「接着,『同步者搬运员』表侧存在时,可以在通常召唤外,追加一次『同步者』怪兽的召唤。我使用『同步者搬运员』的效果,召唤『废品同步者』。并且以墓地的『分身战士』为对象,发动废品同步者的效果,将分身战士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巨岩斗士ATK:3900→3800)(X手牌:1→0)

  「召唤条件为『废品同步者』和协调以外的怪兽一体以上!等级2的『分身战士』、「同步者搬运员」和等级3的『废品同步者』同调!同步召唤,废品弓箭手!」独眼甲兵着轻装片铠,尖指操弦,击出超越疾风的劲道,绝无偏差。(巨岩斗士ATK:3800→4000)


废品弓箭手 地 LV7 同步/效果 战士族 ATK/2300 DEF/2000

「废品同步者」+协调以外的怪兽一体以上

一回合一次,可以选择对手场上存在的一体怪兽发动。将选择怪兽从游戏中除外。用这个效果除外的怪兽,该回合的结束阶段时以相同形式回到对手场上。

  「分身战士的效果,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两个分身衍生物。接着,以肃清教士为对象,发动废品弓箭手的效果。一回合一次,可以将对方场上一体怪兽到结束阶段前除外!」弓箭手使劲拉弓,对准教士,箭在弦上,弹指即出。


  「……连锁发动肃清教士的效果,对方发动从额外牌组特殊召唤的怪兽效果时可以发动。从对方的额外牌组将一体与该体怪兽相同种类的怪兽送入墓地,那只怪兽这回合不能攻击。我将你额外牌组的『皇道战士』送入墓地。」教士望箭矢之疾,连忙掷出配剑,打落其弓,使其无法再战。片刻,教士身中其矢,幻做无形。(巨岩斗士ATK:4000→4100)

  交缠至尽头,如剑刃交错般,风已无任何抵御的手段。但即便如此,X离胜利差了不只一步之遥;风想知道伴随X的觉醒,背后所乘载的意志,究竟能做到什幺地步。

  「用废品弓箭手来引开肃清教士的效果吗……但是,你能做到吗?让流星龙多次攻击。」

  「当然可以,未来走的路由我自己决定!除外墓地雷霆的仪式,发动这张卡的效果。可以将墓地的这张卡除外,选择牌组风、水、炎、地、光、闇属性怪兽各一体,依照我喜欢的顺序放到牌组最上方。」

  「我将光属性的『效果分隔士』、风属性的『速攻同步者』、炎属性的『硝基同步者』、水属性的『蒸气同步者』、地属性的『同步者侦测员』和闇属性的『未知同步者』,按照我喜欢的顺序放到牌组最上方。」


效果分隔士 光 LV1 协调/效果 魔法使族 ATK/0 DEF/0

(1):对手的主要阶段时,将手牌的此卡送入墓地并以对手场上一体效果怪兽为对象发动。该对手怪兽的效果到回合结束前无效。

蒸气同步者   水 LV3 协调/效果 机械族 ATK/600 DEF/800

对手的主要阶段时,可以将场上的此卡可以做为同步素材来进行同步召唤。

未知同步者 闇 LV1 协调/效果 机械族 ATK/0 DEF/0

「未知同步者」一场决斗仅能以(1)的方法特殊召唤一次。

(1):对方场上有怪兽存在,我方场上没有怪兽的场合,此卡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

  「看来是多说不必要的话了。」不被未来左右,而是自己开闢未来,风认识到这就是现在的X,轻声道出这番话。


  「我发动『流星龙』的怪兽效果,一回合一次,确认牌组最上方的五张卡。这回合,流星龙可以根据确认到的协调怪兽数量,进行等同次数的攻击!」

  「第一张,协调怪兽『效果分隔士』,第二张,协调怪兽『速攻同步者』,第三张,协调怪兽『硝基同步者』,第四张,协调怪兽『蒸气同步者』,以及第五张,协调怪兽『未知同步者』!这幺一来,流星龙这回合可以进行五次攻击!」流星龙应声一分为五,其之四幽动似影,行如鬼魅,虚幻无实。

  「战斗,流星龙攻击巨岩斗士!」

  (流星龙ATK:3300  vs.   巨岩斗士ATK:4100)幽影朝巨岩斗士正中奔去,巨岩斗士拉开距离以拳击出。


  「你可别忘了,巨岩斗士不会单方面战斗破坏,而且现在流星龙的攻击力比巨岩斗士还低,看来那张盖卡就是你的最后一手了!」

  「看好了,这就是我为了追逐着未来所展开的翅膀!以流星龙为对象,发动永续陷阱『追走之翼』。追走之翼可以以我方场上一体同步怪兽为对象发动。选择怪兽不会被战斗及对方的卡片效果破坏。」


追走之翼 永续陷阱

可以以我方场上一体同步怪兽为对象来发动此卡。

(1):此卡在魔法‧陷阱区域存在为限,对象怪兽不会被战斗及效果破坏。

(2):对象怪兽与等级5以上的怪兽进行战斗的伤害步骤开始时可以发动。将该对手怪兽破坏。对象怪兽的攻击力到回合结束前上升以这个效果破坏的怪兽原攻击力的数值。

(3):对象怪兽离场的场合,此卡破坏。

  「另外,选择怪兽和等级5以上的怪兽进行战斗的伤害步骤开始时,可以将那只怪兽破坏,选择怪兽上升破坏怪兽原攻击力的数值!」


  「伤害步骤开始时,我发动追走之翼的效果!将巨岩斗士破坏,流星龙的攻击力上升2800点!」(流星龙ATK:3300→6100)巨岩斗士击出的拳未能触击幽影,仅被幽影掠过,巨岩斗士身上的色彩好像被抽取般的消失,至不复存在。

  幽影折返至流星龙本体,击至他的身躯;扁长双翼突破裂粉碎,降至地面。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没错,我和流星龙,每一次战斗就会变得更强!」

  「第二次攻击,流星龙攻击扬岚的掌帆手!」

  (流星龙ATK:6100  vs.  扬岚的掌帆手ATK:2600)幽影未受流星龙本体影响,仍有翼翔过掌帆手上方。

  「追走之翼的效果没有一回合一次!我将扬岚的掌帆手破坏,流星龙的攻击力上升2600点!」(流星龙ATK :6100→8700)确实夺去掌帆手的色彩,回归至流星龙,更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原先臂膀至背后翅膀之位,更是生出一对铁银的硬羽,反映着金属般的色泽。

  「第三次攻击,流星龙攻击腾龙!」

  (流星龙ATK:8700  vs.  真六武众-腾龙ATK:2200)幽影正中朝腾龙撞击,然任何攻击都起不了作用,只由得被敌人宰割。

  「追走之翼的效果将腾龙破坏,流星龙的攻击力上升2200点!」(流星龙ATK:8700→10900)双翼渐染上了色彩,五花八门,但只于各处皆染上一点,整体仍不脱铁银。

  「第四次攻击,流星龙攻击紫炎!」

  (流星龙ATK:10900  vs.  真六武众-紫炎ATK:2500)幽影提前止住,见他用爪抓住紫炎的甲冑,颜色自紫炎身上剥离,直至虚无。

  「同样,追走之翼的效果!」(流星龙ATK:10900→13400)

  至此,流星龙新生的羽翼幻做虹色,他伴随X高涨的斗志飞腾至最高处,嘶吼着重获新生的咆哮。

  「最后的攻击,流星龙对你直接攻击!」

  虹翼的化身破除所有阻碍,往风所在之处俯冲直下。

  「身躯虽死,但意志仍会传接下去。」风反覆回想着X想要传达的这件事,他以决斗做到了。并非一昧依赖着单一的强大,而是以意志互相联繫成坚不可破的力量。

  从静奈、直人他们那里承接着的意志,X正将其发光发热;与此同时风也经由X,承接着这样的意志。

  苦难与伤痛的旅程终将行至尽头,风静待着这一切宣告终结的攻击,毫无抵抗的接受这一击。

  (幻羽风LP:9200→0)

  「我没什幺要说的,是你赢了。」风作势离去,见证X的蜕变,没有任何一件事比这件事更令他欢喜。

  「等等,赢的人拥有决定权吧?我也一同前行。」X出此言,风便停下脚步回望。

  「这样好吗?」

  「这样就好。」

  二人交换了下眼神,领略了彼此间的想法与意念,皆露出浅浅的一抹微笑。

  「可别忘了,我们小艾也要一起去呢,这可是你答应她的。」千乐在X的房门喊着,一旁有着睡眼惺忪的艾儿。

  「呃……千乐姐。」风背脊一凉,当时万分火急的找理由搪塞艾儿,现竟成了他的死穴。

  「井太狡猾了,又想要一个人偷跑!」艾儿揉了揉眼后,朝风扑了过去。

  「对、对了。一次走了两个空间使者,一定会有问题。对吧,Data?」像是乞求未来的一线希望,风赌上最后一把,希望Data能够领会他的意思。

  「最一开始我就说了,这场决斗赢的人决定的结果就是一切,所以X和你走没问题。至于艾儿本来就不是空间使者,在神殿也不战斗,所以──」

  「──交给你了,风。」

颠倒错位的镜像(完)


后记

  相隔很久的后记,颠倒错位的镜像这一章呢,算是故事真正开始的章节。保留一部分旧版的设定,并把X的决斗提前拉到这里,剧情才会顺畅。关于决斗的部分,我想应该最后一回合有些人会看出些端倪,这个会在决斗流程的时候解释。

  这次的决斗算是个人做的比较大的一个突破,原先在预计写X的过去时,抱持着参考过去写的部分,结果什幺都参考不到,于是重新在这一块用了很多力气撰写,也设法让剧情和决斗紧密结合,虽然说这场决斗很早就开始写了,并没有那样的想法,但完稿时间近乎一致,才有这样的结果。这场可能不是我写过最好的决斗,但肯定是和剧情结合最紧密的。

  讲到决斗,旧版不论,X和风的决斗是本作第一次长回合决斗。希望大家能接受这样的步调,一旦开始纠缠,没个六回、八回合是不会完事的。另外想统计一下,截至目前为止的四场决斗(道来的信号除外),大家比较喜欢哪一场呢?请留言在这篇文底下告诉我吧,我会把四场决斗在最下方列出。

  下一回大概二月中有机会出,毕竟是剧情回,要纠结的地方就少了些。我是天扬,我们下回再见。

目前的四场决斗:

井vs.明(高速机人 vs. 超重武者)

井vs.绿川彻(吸血鬼 vs. 红魔龙)

幻羽风vs.柳武树(六武众 vs. 侏儸纪)

幻羽风vs.X(六武众 vs. 同步者)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